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养生

杨柳绝地之恋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3:32:2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大学毕业后的邓璐璐没有分配到自己想要的企事业单位,那些日子。梧桐花飘香的南方城市,邓璐璐因为在招聘现场一次次碰了个软钉子,有些沮丧。虽然有几家大型的酒店招收她去做领班,邓璐璐都拒绝了。自己一个大学中文系毕业的大学生怎么可以到那种场合工作?一项清高孤傲的邓璐璐,对餐饮业的招聘不屑一顾。男友丁小林在毕业前夕,突然和她提出分手,理由是,同是从农村来的邓璐璐没有办法替丁小林安排进这座美丽的南方城市地位工作。而那个身材矮小,胖乎乎的脸上还有几颗雀斑的富家女董梅,不仅把丁小林弄进了地委书记办公室做了秘书,还将丁小林弄到了她家,做了名正言顺的上门女婿。也是董梅父亲,地委副书记的乘龙快婿。邓璐璐哪有这样的后台和本事,让丁小林这个穷小子一夜成为捧着国家饭碗,并且是干部级别的人物?所以,在那条铺满梧桐花瓣的大学门前的林荫里,丁小林甚至厚颜无耻地说:“只要你邓璐璐给我找一份出人头地比较快的工作,我立马离开那个肥猪。”   邓璐璐看着面前这个变了心的男人,觉得恶心。满身充满了可耻的欲望和无限的交易。爱情不是买卖。邓璐璐没有勇气将自己的爱情当成向上爬盘的筹码。三年来,丁小林对自己信誓旦旦,花前月下说一生一世与邓璐璐不离不弃。可是,在利益面前,丁小林所表现的堕落与,令邓璐璐感到不可置疑,感到浑身冷飕飕的可怕。一个从农村走出的学生,难道只有走这样的捷径,才能成功吗?丁小林人格的沦丧,一时间让邓璐璐五脏六腹翻江倒海,淤积在喉咙处的一口痰,不偏不斜射在丁小林那张扭曲的脸上。“丁小林,你可以走了。你从我的视线里痛快的消失!”   丁小林抹下那口痰,皮笑肉不笑地说:“ 嗯嗯,我是流氓我怕谁。走就走。不过,我还是祝你好运,找一份好工作然后嫁个好男人。毕竟,你是个陪我上床的女人。”   “无耻!下流胚!农村大学生人群 中的野狼和败类!我看错你了,几乎是瞎眼了!你赶紧滚蛋,我一秒钟也不想看到你?!别脏了我的眼睛。”邓璐璐的咆哮,惹来了许多散步的学生异样的目光。邓璐璐管不了这么多了,丁小林朝空中打了个响指:“偶也,我走了,你保重吧。”   丁小林走的决绝走的纯粹。就是为了留在大城市,为了前途。这样的解释并不过分,在如此物质的社会,丁小林的选择,也有他自己的无奈和忧伤。但至少,摆在他面前的条件,一进副书记的家门,轿车洋房这些根本不用他去拼搏。要是以他的能力,置办上这些成功男人该具备的,也得三十年。所以,在后来的一段时间里。邓璐璐慢慢理解了丁小林。    邓璐璐内心的伤疼却无法褪色,终究一个女孩子在丁小林的怀抱里沉溺了三年,给自己的代价是流产两次。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邓璐璐想得更多的是,男人在所有的角色与故事里,可以抽身而出,不回头。女人呢?除了肢体的痛楚,还有精神上的沦丧。女人一旦投入,就难以自拔。男人就不同了,他们永远不会为了一处风景,停下自己寻觅的脚步,为了达到某种目的,就连爱情都能出卖! 可是,女人有时候犯贱。没有尊严,在爱情面前。邓璐璐就是这样。当丁小林转身而去,只给她一个残酷的背影时,邓璐璐杀人的心都有了。想起父母苦扒苦熬供她上大学,邓璐璐又在现实的脚手架前,退缩了。人生事实上就是一次刑场的过程。痛苦,心酸,悲欢离合,聚聚散散。邓璐璐的心被丁小林掏空了,仅剩下虚无缥缈的棉絮。  邓璐璐觉得自己再也遇不上心仪的爱情了。在无休止的应聘淘汰,淘汰应聘的环境下,邓璐璐背包里的大学毕业证书,在一点点的失去了它应有的色彩。一天十元住宿费的小旅馆,也让邓璐璐压抑憋闷。老板娘那双眼睛,一直在她的胸脯上扫来扫去,尽管老板娘提出优厚的薪水,让邓璐璐在一家大酒店上班。邓璐璐还是笑笑拒绝了。可囊中羞涩的邓璐璐行走在梧桐花芬芳的城市街头,那种举目无亲的孤独,令邓璐璐好像母亲的葱花煎饼,苞米粥还有那热乎乎的东北大炕。想着院坝上的绿油油的青菜,墙根处那一棵小红枣。现在,红枣该熟了。母亲养的大骨鸡也有八九斤重了。邓璐璐一想起母亲越来越驼的腰,心就生疼生疼。有一个星期没有给父母打电话了,分家另过的哥哥倒是给她打过一次电话,哥哥说,他和嫂子又打仗了。哥哥说,要和嫂子离婚。他发现嫂子有外遇。   父母给哥哥娶这个媳妇花掉了所有的积蓄,哥哥邓家山从小小儿麻痹症,瘸着一条右腿。一走路,一个肩膀高,一个肩膀低,晃悠晃悠仿佛一只唐老鸭。嫂子是姑姑那边村子里的闺女,姑姑家在黑龙江一个偏远的小镇子。那里穷得生疼,为了哥哥的婚事,姑姑也没少操心。将哥哥的照片给那女孩看了,哥哥的模样不错,姑姑隐瞒了哥哥右腿残疾的事实。把她带回老家,才发现上当了。可是,邓璐璐家条件还凑合,父亲和瘸子哥哥开了一个小型的砖窑厂,生活条件不错,女孩子就舍不得走了,加上,邓璐璐的爹娘对她也亲切。她也就答应了这门亲事。结婚后,邓璐璐家人因为媳妇子又给家里添了一个男孩,格外宠爱嫂子。嫂子却看不上瘸腿的哥哥,私下里和村长的儿子大国勾三搭四。哥哥身体残疾哪里打得过人高马大的大国。邓璐璐的爹倒是去找过村长,希望村长劝劝他儿子,村长没当回事,不过,当时正处在换届选举,村长害怕因为儿子的事儿,拉不到选票。就训了儿子一顿。并给他张罗了一个对象,说是秋后就结婚。嫂子和哥哥过了几天平静日子。可是,在邓璐璐毕业找工作的间隙,哥哥打电话来说,嫂子要离婚,为了和大国双宿双栖。哥哥在电话里哭哭啼啼的,叫妹子想办法。邓璐璐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那里有办法阻止这场情变?问哥哥,嫂子需要什么条件?哥哥吞吞吐吐老半天才说,嫂子有个弟弟,今年二十六岁了,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只读了小学就下来了,在家种地。反正那里有连绵不断的黑土地。种地不至于饿死,可她弟弟没文化,人也长得丑。小时候淘气烧着了邻家的稻草垛,他的脸在那场火灾中,留下了永远的疤痕。尤其是左边脸,误黑乌乌的伤疤,紧挨着眼睛下面,怎么看怎么吓人。有人给介绍了几个女孩,对方一看他那副尊荣都走了。婚事一直被搁浅。嫂子嫁来后,就和家里通了信。他家小砖窑厂赚的钱,没少流进嫂子娘家。爹娘都在为弟弟婚事发愁。嫂子心里添堵,和大国苟合又被发现。村子里的人唾弃她骂她是婊子。她求过大国,自己离了婚嫁给他。大国没答应,大国事实上只是玩玩。没有娶她的意思。嫂子生着气,更加希望和哥哥离婚。  哥哥不肯,儿子小小才五岁,撇下他父子,可怎么活?嫂子说,不离也行,你把你妹妹介绍给我弟弟做媳妇!哥哥一听哪里行得通?妹妹邓璐璐读过大学,是名牌大学生,怎么可以嫁给一个文盲没有钱没有势力的山里穷棒子?嫂子说:“不嫁给我弟弟,咱们明天就上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哥哥就像斗败的公鸡,舍不得这如花似玉的女人,只好打电话求助妹妹。   这不是天方夜谭啊?邓璐璐又好气又好笑,可是,毕竟是自己的哥哥,不牵挂是假的。让哥哥挺直腰杆子,不行就离婚!干嘛拿妹妹的幸福做赌注?哥哥哭啼啼的说:“妹妹你就回来一趟吧,帮哥哥想想办法。从来家里的事儿,邓璐璐因为读过大书,父亲和哥哥都听她的。这件事,父亲也没了主意。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儿子,妻离子散吧?一夜间白了很多头发。邓璐璐挂了电话,一筹莫展。小旅馆的厅里有人打架,都动刀子了,邓璐璐见不得血腥气,就转过头漫无目的的走在撒满梧桐花瓣的城市街头。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在一家霓虹灯少闪烁的歌厅门前,一个穿着白衬衫,黑色裤子,举止表情很绅士的中年男子叫住了邓璐璐:“美女,可以赏脸陪我去歌厅唱首歌吗?我是给消费的,当然,请不要以为我不是好人。”   中年男人很幽默的谈吐,没有让邓璐璐觉得他是坏人,相反有一种亲切感。中年男人做了个请的姿势,邓璐璐随他进了歌舞厅。这也是邓璐璐在大学三年中,次进歌舞厅。马上就有服务生笑脸相迎,为邓璐璐他们安排在二楼一个雅间。并端上了水果拼盘,瓜子,爆米花什么的。因为在大学时,邓璐璐的嗓音很好,歌唱的也棒。这个中年男人在自我介绍完之后,递给邓璐璐一张名片。邓璐璐一看,对方叫黄雄,是南阳房地产公司副总。邓璐璐心里不禁一动,如果他的身份属实,邓璐璐的工作就应该有眉目了。因为身份的原由,邓璐璐似乎看到了一丝曙光。所以很投入的唱了几首歌,萍水相逢,知心爱人等等。黄雄一个劲的夸赞邓璐璐歌声的甜美,而且,在中场歇息时,邀请邓璐璐到他的公司做出纳。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天上真有掉馅饼的美事?邓璐璐还来不及思考,这到底是一个骗局,还是真实的写照。在喝完一杯菊花茶之后。邓璐璐只觉得犯困,四肢发软。一种困意排山倒海般袭来。邓璐璐一头栽倒在沙发里,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朦朦胧胧中,自己被几个人抬着塞进了一辆车里,那个叫黄雄的男人和这家歌舞厅的老板在讨价还价。邓璐璐身子发软,大脑没什么清醒的意识,但明白自己是陷进了一个狼窝。黄雄究竟是人贩子还是传销负责人,或者是卖淫集团的联络人?邓璐璐都一无所知。只是,手脚早已不听使唤。自己就像一头失去了自由的猪,任人宰割。   好像是经历了长途跋涉,一直在车上。对,中间停泊了几次。有人吵着上厕所,不是洗手间的那种,是农村露天的,在旮旯用一块破麻袋片子或者苞米杆儿搭建的一个地方,苍蝇蚊子壁虎还有蛇经常出没,只要你露出白花花的大屁股,蚊子就会毫不留情的叮咬你。顿时你的肉皮上就起一层红包包,有时候肿得有指甲盖大。奇痒无比。邓璐璐在半梦半醒之间,有人搀着她,那个人的臂膀很有力气,夹着邓璐璐就像提留一只小鸡。他夹着邓璐璐上车下车,然后,也有女人给她宽衣解带。邓璐璐仿佛在云端上飘,一会儿又沉入谷底。不清楚那个叫黄雄的男人到底给她服了什么药。大概是走了几天几夜的路程,邓璐璐哪里知道。反正,车子终于停了。一个颠沛,邓璐璐突然醒了。  邓璐璐醒来,就用眼睛在找黄雄。旁边坐着一个身材威猛的络腮胡子,见邓璐璐醒过来了,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你给我老实点,到了这里就由不得你了!”   络腮胡子说着话,就拽起邓璐璐连拖带搡的下了车,“你放开我,我要见黄雄,黄雄呢?你们是谁?想把我带到哪里去?!” 邓璐璐要挣脱络腮胡子得手,可是,这家伙的胳膊就像老虎钳子,将邓璐璐掐得死死的,动弹不得。下了车,邓璐璐才发现还有三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子,遭受着同样的待遇,双手被尼龙绳捆绑着,都是一副衣衫不整的样子。邓璐璐的头皮立马炸了,一个清晰的反应就是自己和女孩子们被绑架了。定睛一看,这里是一个山村的小车站,四周除了群山环绕,很难见到竹篱茅舍的人家!小车站几乎没有几个人,有几辆出租车,司机们很慵懒的样子,照着日头打哈欠。对络腮胡子和另外几名男人的举动视若不见。邓璐璐张了张嘴,想喊司机救命,却不想被络腮胡子用一块破毛巾堵住了嘴巴!很快,络腮胡子和其中的一个面包车司机谈妥了价钱。他们将邓璐璐几个又带进了面包车。砰地关上门,车子歪歪扭扭向着一条更弯曲的小道开去。   邓璐璐被破毛巾堵着嘴巴,毛巾散发的臭味弄得她干恶心,又无法吐出来。其她三个女孩也是如此。女孩眼里的愤怒绝望像一团燃烧的火焰,射向络腮胡子一伙。山路弯弯,天色越来越晚。这时候的邓璐璐早忘了饥饿是什么东西。周身被恐慌愤恨占据着。邓璐璐活动了一下身子,络腮胡子使劲踹了她一脚,“你给我放聪明点,知道吗?你被那个黄雄卖给我们了,他拿了我们五千元呢!哈哈,哥们,这几个小妞脸盘子都他妈的靓,瞧瞧,这个还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呢!嘿嘿,到了地方,老子先开她的苞! ”“是啊!真的很漂亮。嗯嗯,咱们眼福不浅啊!哈哈哈……。”车厢里回荡着几个匪徒淫荡狰狞的笑声。听着瘆的慌。   天终于暗下来了,黑乎乎的幕布将整个世界包裹的透不过气儿,司机骂了句,“操!什么吊道路,简直是在走钢丝,你的加钱了!老三。”老三就是络腮胡子,络腮胡子闷闷的说了句:“有我碗里吃的,就有你一份!到了目的地,请你喝酒!”   司机说:“这还差不多,我就知道老三仗义,讲义气。够哥们!”   因为山路的颠沛流离,邓璐璐又一次昏昏欲睡。心里翻江倒海,懊悔自己不该轻信陌生人,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如果没猜错的话,络腮胡子一伙不是制造鸦片烟的窝点,就是传销集团。他们是连带性的,绝非孤军奋战的。果如邓璐璐所料,只听老三说:“四骡子到了地方,老大那一帮人也该到位了。今年,老大看来想大干一场了,呵呵,咱们这些小兵小卒也该扬眉吐气一番了。”   “是啊,做眼线你以为是轻松的事吗?不小心就被局子逮着,都他妈的养家糊口,老三,你还行,爹娘下去的早,我呢?老妈八十岁了,整天为我提心吊胆的。老婆又跑了,就为这偷鸡摸狗的营生!”司机哀怨的说道。 共 13626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准确护理阴茎的有效措施
昆明哪家医院治癫痫
云南治疗癫痫好的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家装知识 微信分销系统软件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