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傲世狂仙 第52章 物证

时间:2019-09-24 15:18:0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傲世狂仙 第52章 物证

莫云川拿出两颗丹丸,助两人各自服下,低声道:“你二人莫要惊慌,大长老在此主持大局,你们将当日在云岩山的遭遇一字不漏的説出来,尤其是罗云击杀虎师弟的细节,更是不容有误!”

吴心有气无力的diǎn了diǎn头,康大海却是一脸的茫然之色,似乎还不是很清醒,看了看吴心,又看了看几位长老,怔愣片刻,才木然diǎn头。

吴心轻咳一声,吐出一口浊气,当先开口:“那日我与康师弟,跟随陶虎师兄一同前去云岩山打猎,不想还未进山便迎头撞上罗云。此人心记旧仇,数语不合之下,便趁我三人不备,蓦然出手将我们击伤……”

“康师弟就在当场,他可以作证。”説罢看康大海望去,康大海面无表情,淡淡diǎn头。

古天河怒火攻心,此时似乎已经按捺不住,不待大长老作声,便厉喝道:“真相已然水落石出,罗云快快出来受死!”説罢便要上前拿人。

大长老双目微缩,面上却无丝毫表情。

周长泰毫无惧色,将身一挺挡住罗云,冷哼一声道:“大长老明鉴!此二人皆是他古天河的徒弟,他们是自家人説自家话,一家之言,实在无法令人信服!”

“噢?”大长老凝神沉思,眉头拧作一团,微黑的面颊上透出谨慎至极的神色,斟酌片刻缓缓説道:“吴心所説若是实情的话,罗云自然是难逃罪责。”

大长老説到此处话声稍顿,古天河立即抢道:“既然如此,就让我为劣子报仇雪恨!”

大长老略一挥手:“古长老稍安勿躁,待落实罪责再报仇不晚。”

“还要如何落实?人证在此,还等什么?”

大长老转向周长泰,面色一缓道:“周长老所説也不无道理,事关重大,马虎不得呀!”

周长泰抱拳道:“大长老所言甚是!”

古天河正要辩解,却被大长老挥手打断:“古老弟呀,我知道你报仇心切。但惩办一个弟子事小,若是草草了断错杀好人,反让真凶逍遥法外,那可就得不偿失了!你説呢?”

“你……”

大长老这番话説的合情合理,言辞恳切,古天河一时无语可辩。虽然他总觉得话里话外有些不对味儿,却又挑不出什么明显的毛病,急恼之下不禁有些张口结舌。

此时,大长老又向他投来安慰的目光,更让他面色发青,大感有气无处撒。

大长老转首道:“罗云何在?”

周长泰面色一沉,无奈将罗云唤到身前。

大长老肃然道:“罗云,方才吴心所言可是实情?”

罗云皱眉道:“我们的确在云岩山相遇。不过,我并未主动挑衅,是他们设下陷阱伏击于我,我为求自保才无奈出手的,而且……”

大长老缓缓diǎn头,打断罗云话声:“如此説来,陶虎的确是被你所伤喽?”

罗云暗叹一声,无奈diǎn了diǎn头:“当日事出紧急,弟子的确曾将陶虎击伤,不过却无意将他杀死,也并未打伤吴心和康大海。”

大长老眉眼一眯,面上闪过一丝遗憾之色,低叹道:“既然如此,陶虎的确是被罗云击伤而死,罗云罪责难逃,理当重罚!”

罗云心头一颤,暗忖该来的还是来了。

便在此时,周长泰忽地抢前一步,紧盯着蠢蠢欲动的古天河

傲世狂仙  第52章 物证

,怒道:“且慢!长泰有话要讲!”

大长老面无表情diǎn头应允。

“方才诸位都听到了,罗云只是将陶虎击伤,并未当场将其杀死,怎能这般就下结论?”

大长老眉头一皱,目中异色一闪。他本想趁周古二人相争之机,顺势打压一下嚣张跋扈的古天河,可没想到周长泰竟为了一个弟子执着至此,这显然超出了他的预见。

沉吟片刻,不禁稍稍侧目,多看了罗云几眼。

古天河暴喝道:“你这是强词夺理!”

片刻的沉默过后,大长老目光一闪,向古天河问道:“你可有物证?”

周长泰闻言心头大喜,暗忖他若有物证还会等到现在?随即趁火打劫道:“是呀!你有物证吗?万一是你徒弟在外惹事生非得罪了仇家,被人追杀,怕你责罚又不敢据实相告,这才胡乱编了一个理由陷害无辜,那岂不是冤案一桩?况且,这吴心和康大海的伤势又不是罗云所为,这又做何解释?”

古天河急怒攻心,大喝道:“你不要信口雌黄!”

周长泰冷哼一声,寸步不让:“你有物证吗?有就拿出来看看,空口白话就想杀我徒弟,做梦去吧!”

古天河怒视吴心一眼,正要喝问,吴心忽地一拍脑袋,抬手一指道:“物证就在罗云身上!”

众人闻言一愣,齐齐转首望向罗云,片刻后又疑惑的转回头,看向吴心。

吴心冷笑道:“当日他手执一张怪弓,将陶虎师兄击成重伤,终导致陶师兄伤重不治而亡!”

“噢,竟有此事?”众人围着瘦削的罗云左右张望,哪里有什么怪弓?

古天河急道:“什么怪弓?快些説清楚!”

吴心指定罗云:“就在他怀里!”

罗云登时面色一僵,暗叫不好。

古天河举步踏前,便要搜身。

周长泰双臂一横,怒道:“站住!你想趁机偷袭吗?”

古天河气的大骂不止。

大长老轻咳一声,眉头微微皱起,周长泰面色一僵,无奈説道:“我来吧。”

转身面向罗云,轻咳一声,边説边悄悄眨眼:“罗云,你身上可有他説的什么鬼弓还是怪弓吗?”

单纯耿直的罗云哪里明白这些曲曲弯弯的门道,加上心中惶急,更是反应迟缓,看着师父那古怪的表情一时不解其意,只当是他有些不舒服。

片刻的沉默过后,罗云苦笑diǎn头,伸手入怀。

周长泰见他这般反应立时便是一愣,不禁暗骂一声,内心急怒交加。心想果然是言多必失,暗暗恼恨自己不该多嘴,结果非但搅局不成,反而弄巧成拙,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这下可该如何是好?

罗云在怀中略一摸索,将银蛇弓慢慢掏了出来。

周长泰搭眼一看,顿时目瞪口呆,大感哭笑不得,片刻后忽然想到些什么,瞳孔微凝,面上掠过一丝震惊之色,摇头低声嘟囔道:“不可能!怎么会?”怔然片刻后却面色一缓,内心释然,再无不安之色,似乎疑虑尽消的样子。

古天河将这一幕看在眼中,一时怔愣无语,脸上的表情同样精彩之极,转过头怒视着吴心,面色铁青道:“这就是你説的物证?”

吴心看得真切,大叫一声:“对!正是此弓!”

“啊?噢……”众人定睛一看,尽皆愕然,先是一阵惊疑,随即却发出一阵“原来如此”的唏嘘之声,令古天河更觉颜面受损。

大长老双眸转动,盯着那巴掌大的小弓,眉梢微微一挑,不知想到了什么,望向罗云的目光越发令人难以捉摸了。

周长泰此时便觉胸怀大畅,摇头笑道:“罗云,你个不学无术的家伙!你不好好修行,整天把这小孩玩儿的东西带在身上算怎么回事?”

吴心看了古天河一眼,面容上闪烁着无比自信的光芒:“师尊莫急,他这小弓颇有古怪,忽大忽小,还可以发射光箭,速度尤胜暗器,能伤人于无形!”

大长老听得眉头一皱,本就凝重至极的黑脸,此时忽然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古天河大感愕然,皱眉片刻,把手向周长泰一伸:“拿来!”

周长泰目中异色一闪,应声后退一步。古天河面现戒备神色,立时止住脚步,却见周长泰左手握弓,右手扣住弓弦,作出挽弓之姿。

罗云大惊失色,额头顿时渗出一层冷汗。

大长老面色一动,紧盯着周长泰手中的小弓,双目中隐隐现出一丝莫名的期待。

只见周长泰轻咦一声,将手中小弓左拉右拽,翻来覆去不停的试探着。

周长泰位高权重,兼且一把年纪,此时却拿着这样一个玩具似的物件把玩不停,这种情景看上去着实滑稽可笑,有些人甚至忍耐不住,掩嘴笑出声来。

罗云却是心中有数,一时间面色惨然,目光黯淡。

周长泰看似在把玩小弓,实际上却是在默默运功,将自己修行练气之术得来的奇异真元缓缓注入银蛇弓之中。

他自然不想看到小弓真的被激发从而印证他的猜想,若真是那样的话,事情反而会变得更加复杂且棘手,罗云无论如何恐怕都将难逃一劫。

他默催真元,谨慎之极的将一缕纤细的灼热之气缓缓度入小弓,片刻之后,那缕真元又缓缓缩回,小弓竟然毫无反应!

这种状况令他心头一喜,顿时来了精神,索性不再装模作样,站稳身形,向小弓送出一股远胜先前的粗壮真元。

接下来的情景,更是让他狂喜不已,小弓仍是毫无反应,如同死物一般。

古天河目光一黯,紫红的老脸顿时覆上一层灰色,吴心的目光也开始变得疑惑起来,一脸茫然不解的神色。

只有无人注意的康大海却一会看向罗云,一会又看向小弓,片刻后又望向吴心,神色复杂至极。

大长老静待片刻,眉眼一松,摇头轻叹。

邯郸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莆田治疗性病医院
阳泉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天津九龙男健医院开车怎么走
沈阳脑康中医院贵吗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