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四老爷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6:45:5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四老爷”这个称呼跟时代格格不入,但他高兴别人这样称呼他。谁若叫他“老四”,他就乜斜地瞅着谁,一半白一半黑的眼睛让人家感到瘆得慌,于是人家赶紧上前,恭恭敬敬地叫他“四老爷”,这下“四老爷”满脸开花:“称呼之道,斯为美!”  这不光因他排行老四,更重要的是,他认为,改革开放好是好,吃得饱了,穿得暖了,可就是一样,许多好东西都丢了。刚刚分队那阵儿,他逢人便像演讲家一样,唾沫星子乱飞:“你看看,新社会丢下的水利灌溉设施,差不多都糟蹋得不成样子了,还有古风、古礼、古文化、民族传统、民俗民情、上下尊卑、孝亲敬老,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啊!连这些都不要了?像个毬样子?唉——真是人心不古噢,人心不古噢!”说罢,他摇摇头,摆摆手,捋捋自己的山羊胡子,也不管别人听进去没有,自顾自地长吁短叹,继续在村道中转悠。  收音机里正在播放着秦腔戏《祝福》,乡党们觉得,四老爷的演讲,跟祥林嫂逢人就念叨阿毛的样子像极了,四老爷说的那些,差不多都是改革开放后让人感到老掉牙的东西了,也跟分队后人们的心理感觉不合铆窍。于是,“老四”这个名号,乡党们差不多忘得干干净净了,再说四老爷也不喜欢人家这样称呼他,久而久之,乡党们便恭而敬之地称呼他“四老爷”。  这天,四老爷正站在自家门外的石槽子上,给人家演讲得欢呢,他儿子刚浇地回来,满脸满胳膊满腿满脚都是泥,把铁锨把儿朝地上重重地撉了几下,没好气地冲着四老爷说:“行了行了行了!一天净议论人家这,议论人家那,也不知道你想干啥?没说干点儿正经活儿,一天到黑,没个正事,闲得‘学驴叫唤’哩!”  四老爷听了这个“驴”字,气得他扬起笤帚把,狠狠地朝他儿甩了过去:“妈的屁,熊式子!咋个给你大说话哩!你大说得不对咋咧?你没看看,你浑身上下成个毬了,现在的水闸呀,水渠呀,水库呀啥的,日他妈的,都日塌地完完的了,真是对不住毛主席呀……”四老爷不知道自己在骂谁,似乎是在骂儿子,又好像不是,骂着骂着竟哭了起来。  四老爷夫人(他也喜欢别人这样称呼妻子)听见儿子实在是出了大格,跑到了灶火前,撴着儿子的耳朵,使劲儿地拧了几下,没好气地骂:“恁哪,熊孩,咋能恁样儿骂恁爹哩?看把恁爹气哭了不是!”四老爷夫人是河南人,就算责备儿子,她的话也软绵绵的,像是唱河南豫剧。  四老爷甩了饭碗,转悠到大渠下面,盯着坡沿上模糊不清的八个大字——水利是农业的命脉,盯了好大一会儿。“唉——正文呀正文,我的瓜娃子哟,你知道啥么,这是庄稼的命根子呀,现在弄成毬咧!”望着水渠沿上大大小小被挖得口子,四老爷自言自语,捶胸顿足。  自从分了队,四老爷眼看着地分了,牲口分了,农机具分了,菜园子塌了,饲养站塌了,氨水窖塌了,再也听不到上工的铃声了。四老爷仿佛没了娘的孩子,魂儿都从七窍里溜走了。  “哎——那是谁呀?在我地里转锤子哩,麦苗踏死完了,再没处走了!”拴虎大声嚷骂,“哎——说你呢,熊货签,咋还没听着,妈的个屁,真是亏了先人咧!”  四老爷慢慢悠悠地走出拴虎的麦田,手背绑着,一步一步地朝拴虎走来,气不打一处来,瞪着红红的眼:“拴虎,我看你熊是想挨打哩,我屋那瓷锤子把我气了个饱,你熊还气我呢,踏了几个烂麦苗,看你娃那熊样子,我破烦着哩,少骚情哦!”  听老婆说,四老爷今儿晌午叫他儿骂了个“驴”,拴虎心里乐得开了花儿,也就不管四老爷破烦不破烦,凑到四老爷跟前:“我说老四,啊——不对,四老爷,你熊啊,现在分队都好几年了,你也不好好拾掇拾掇庄稼,整天价地议论这议论那,怪怨娃个毬事?你儿能干得很哩,十几亩责任田,打理得像模像样,你妈日的整天价地手背绑着,东跑西颠,也没个正经营生,就你拿卖来卖去的膏药,能挣几个臭钱?人家还不认哩——还不给娃搭把手,把日子过好,这才是正经主意哩!”  四老爷不管拴虎咋劝他,他还依然故我,膏药照旧卖着。他就不信自己的膏药就没人理,于是自个儿研究起老辈子传下的膏药书,再根据村里以及附近村庄皮肤病的病情,不停地调整配方,反复地试验。功夫不负有心人,四老爷的药膏终于有了疗效。  他对门儿的蛮娃子,一脸牛皮癣,牛皮癣上还不停地生着包疮,同龄的孩子以为青春期到了,都把这些包疮称做“青春美丽豆”。蛮娃子抹了好些药膏,一点儿用没抵。蛮娃子想到了四老爷,他不是自己配制药膏吗?听说还是专治皮肤病,实在不行,叫四老爷看一下,试一下,说不定还能行呢。蛮娃妈听儿子说要到四老爷家去,就指着蛮娃子的脑门儿:“瓜娃子哟!老四呀,那是个神经,你叫他治?那不是竹篮篮打水哩么!”  “蛮娃妈,切勿损人,话要说到明处,何故如此?”四老爷虽说没听拴虎的劝说,但他听了拴虎叫他干些正事的主意。自打那回以后,四老爷说话的风格猛地跟以前不一样了,变得文绉绉的,半文不白,有时还得叫人详端半晌。  人都势到跟前了,膏药也拿到屋里了,蛮娃妈也没了主意,毕竟背后说人坏话不是啥好事,于是讪讪地搭了四老爷的话茬:“四……四老爷,都……都是人家胡……胡嚼舌头哩,我没有门……门缝里看……看人的意思,那……那你给……给蛮娃子试……试一下,兴许还……还行哩!”  四老爷掏出早已准备好的药膏和棉签,一层一层慢慢悠悠地打开塑料小包,用棉签蘸着猩红色的药膏,小心谨慎地缓慢地涂抹在蛮娃子脸上和那些大大小小的包疮上,蛮娃子顿时感到一股冰爽之气侵入皮肤,慢慢的蛮娃子又感到脸上瘙痒起来,不由得伸出手来想挠挠。四老爷瞅着蛮娃子的眼,用温和的目光示意蛮娃子别动,慢条斯理地说道:“刚刚涂抹此药,冰爽入肤,继而瘙痒,药力渐次至于患处,包疮随之硬化、结痂,终至脱落,皮肤慢慢光滑,随后恢复如初。”  蛮娃子听了四老爷的话,心里暗暗欢喜,这下高考前的复习可以狠狠地下下功夫了。蛮娃妈听着四老爷半文不白的话,懵懂地领会了其中的意思,又觉得四老爷的言语举动不同于往常,平日里那些关于老四长老四短的意见,不知何时飞到了九霄云外。四老爷收好这包药膏,把棉签小心地装入另一塑料小包,接着再掏出五个塑料小包,冲着蛮娃妈:“总共六包药,照我涂抹之法,一日两次,早晚各一次;每次10分钟后,用温水浸泡毛巾,拧至半干,敷在脸上5分钟。两日之后即可见效,如若无效,四老爷我不收一分钱!”蛮娃妈将信将疑,但看四老爷打了包票,就顺手接过药包,又感谢了一番。四老爷啥话也没有再说,手背绑着,像戏台子上的老生沉稳踱步一般,悄无声息地迈步出了蛮娃家大门。  七月底的一天,蛮娃家门口来了个邮递员。只见邮递员高高地举着一封信,咧着嘴大声冲着蛮娃妈嚷嚷:“嫂子——嫂子——还不赶紧买糖,要不烙油干馍也行呀,你蛮娃子考上京城大学了!”“真的吗?‘京城大学’是个啥大学么?”蛮娃妈不知道“京城大学”是个啥大学,半信半疑地问邮递员。“嫂子——好嫂子哩——再甭问了,就是‘北京大学’么!快快快!赶紧烙油干馍去!”  不一会儿,蛮娃家门口聚集了左邻右舍的乡亲。大家争相传看着烫金毛体“北京大学”四个字,嘴巴子不停地“啧啧啧”。“哎呀呀!哎呀呀!真是红萝卜调辣子哟,吃出看不出哦!”“对门老四,啊——不对,是四老爷,他在关键时刻帮了蛮娃子大忙,咋没见四老爷出门么?”“你知道个屁,蛮娃子从小就聪明得很么,三岁看老,我早都看出来了,管他四老爷个毬事!”北邻家狗剩叔撇着嘴,胸有成竹地说了他十五六年前就对蛮娃子说过的话,手里还不停地扬着录取通知书。  大家正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蛮娃子从家门道跑出来,从北邻家狗剩叔的手里刁过录取通知书,工工整整地合上,跑到对门四老爷家里去了。四老爷看蛮娃子笑容满面,就知道咋回事:“蛮娃子,如何?莫非被大学录取耶?”四老爷也像狗剩一样,早已预料到蛮娃子的未来。但他接过录取通知书,端详着烫金毛体“北京大学”四个字时,万万没想到蛮娃子有这么大的本事,随手捋着自己的山羊胡子,不停感叹道:“蛮娃子出息也!蛮娃子出息也!蛮娃子大大地出息也!”蛮娃子双膝跪倒在四老爷脚前,双手抱拳:“多谢四老爷药膏,药到病除,方使我蛮娃潜心复习,大步超越,修得正果,功莫大焉!”  四老爷搀扶蛮娃子起身,目光炯炯:“蛮娃吾贤侄,本事在汝,非我之功也!可知当日杜工部屡试不中,后终博得功名,虽未做甚大官,但其爱民之心诚,遂有‘三吏’‘三别’传承于世。望汝以此为鉴,莫负知识分子之担当!”自从四老爷对蛮娃子药到病除之后,蛮娃子晓得四老爷非一般乡党可比,但今日聆听四老爷文史知识顺嘴就来,更为仰视。  四老爷药膏让蛮娃子春风得意的消息,一时间传遍附近大大小小的村庄。人们都说,四老爷药膏能让娃娃考上大学,四老爷药膏的疗效,被大家传得神乎其神。那些年,姑娘小伙儿满脸“青春美丽豆”,临近高考了,那些豆豆让他们甚为烦恼,这下四老爷的药膏一下子供不应求,门槛踢断,嘴唇磨扁,就是没有。  四老爷从此悬壶济世,门前挂一匾牌“四老爷药膏”。儿子再也不说什么“驴”了,再也不用去浇地了,家里的责任田也雇了人去伺候,自己恭恭敬敬地给四老爷打了下手,学起了原本很不喜欢的中医药膏之学。    四老爷眼见药膏供不应求,就顺势给涨了价。乡亲们觉得四老爷好像在趁人之危,渐渐地,四老爷家的门槛又高了,虽说四老爷家门前并非门可罗雀,但来治病的人慢慢地变得稀里巴嚓。儿子心里着急,隔三见五地埋怨四老爷:“光知道挣钱,也不问问人家啥议论,前些年你议论人家这,议论人家那,现在倒让人家议论起咱来了!”  四老爷现在跟别人说话总是半文不白,可对儿子却总是土腔土调,还骂骂呱呱:“你个瓷锤子货签,知道个毬,咱家药膏的药效,你娃不是不知道,再说了,现在配药的药材价格涨了,水涨船高,咱不涨价,吃风巴屁呀?人哪,是要‘济世’的,但还要‘为稻粱谋’。还有,药膏配都配不绊曳么!你甭看人少了,过不了几天,妈日的一个一个都要来的,你娃不信看着,只管跟你老子好好学中医、学药膏就行了,要你熊操心?”  不几天,后村的百锁跑来了,急三火四地,额颅上皱成了疙瘩:“拴虎挨毬的,没个正性,我说‘四老爷药膏’保险没麻达,他却说‘好个锤子’,我知道那熊说反话哩,快给我娃几包,脸上的脓包大得很,娃娃正复习呢,耽搁不得呀,四老爷你就可怜可怜娃吧!”“现配好的只有一包,你先给娃娃拿去,让我慢慢再配。”四老爷爽快地回着百锁的话,“正文哎——快快快,快给百锁拿药!”四老爷的儿子正文不解地问:“好我大哩,不是明明有四包药膏,你咋说只有一包呢?”“滚你妈的屁,那三包还没有配好,你不知道,咋能给人拿不能用的药膏呢?”四老爷没好气地骂儿子正文。  “好了,有一包,叫我先拿回去用,你大说没配好,总是没配好么,我信你大说的!”百锁急得火上房了,拿了药膏就跑,“四老爷,你赶紧再配些药膏,娃娃难受得很哩,我得赶紧回去,钱么……治了病了,我一起开哦!”  不过三天,百锁提了点心、罐头,笑眯眯地朝四老爷家而来。四老爷对自己的药膏充满信心,他估计今儿百锁得感谢他来,稳稳地坐在八仙桌旁。看见百锁进了门,四老爷起身相迎,一边埋怨百锁似的,一边接过他手中的网兜:“哎呀呀,百锁你如此这般,意欲何为呀?”“你不知道,娃娃的脸上现在光光堂堂的,啥都没了,你可真神了!但愿我娃能像蛮娃子一样,也能考上个好大学哦!”百锁伸出大拇指,朝四老爷比划着。  闲扯了一会儿,百锁起身要走,掏出钱来,笑眯眯地谢了四老爷:“唉,这世上啥毬怪病都有,也不知道是咋了,娃娃们都得个这病!四老爷,一共六包药膏,你说药材涨价了,一包三块钱,一共是十八块,都在这儿了。”“哦,的的确确涨了,我若不涨,就是村里的俗话,只有‘吃风巴屁’了!然你带了点心、罐头之类,我收了,钱呢……免了!”四老爷见得百锁家日子还不宽裕,手一摆,目送百锁道,“若得药到病除,小子学业长进,阿弥陀佛是了!”  百锁家小子的病治了,百锁没少给四老爷做广告。他知道,这一回四老爷不但没收他钱,而且还亏了呢。百锁仔仔细细算了一下,四老爷六包药十八块,而自己提去的点心、罐头,总共只有十二块,四老爷还倒找了六块呢。    没过个把月,四老爷家又门庭若市了,儿子正文咧着嘴笑:“大矣——你可真行,咋弄的?”“小子不可教也!若仅盯着钱,钱早飞喽……跟大正经学药膏,学中医,切勿没大没小,不骂你老子‘驴’,老子即烧高香矣!”看着儿子正文总算入了正文,四老爷捻着自己的山羊胡微笑着,再也不骂儿子了,“大看你小子还有可造之处,年龄今已不小,即当迎娶晓云入府,亦可打个下手,扩大‘四老爷药膏’,小子以为如何?” 共 10356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女性不孕
哈尔滨的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哪家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克拉玛依药物依赖科医院哪家好 克拉玛依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吐鲁番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吐鲁番功能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哈密室缺医院哪家好 昌吉营养科医院哪家好 昌吉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昌吉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昌吉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博州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博州儿科医院哪家好 博州高压氧科医院哪家好 博州小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博州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巴州药学部医院哪家好 巴州性病科医院哪家好 阿克苏内科医院哪家好 阿克苏传染病科医院哪家好 阿拉尔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中医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综合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眼科医院哪家好 五家渠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五家渠中医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五家渠医学影像科医院哪家好 五家渠眼科医院哪家好 海口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琼海新生儿科医院哪家好 三沙中医男科医院哪家好 西宁中医骨科医院哪家好 西宁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海北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海北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黄南高压氧科医院哪家好 黄南小儿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黄南理疗科医院哪家好 黄南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中医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计划生育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IMCC医院哪家好 果洛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果洛小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果洛口腔粘膜科医院哪家好 果洛IMCC医院哪家好 玉树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玉树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海西男科医院哪家好 海西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台湾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台湾小儿外科医院哪家好 台湾中医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台湾药物依赖科医院哪家好 香港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香港遗传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澳门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如何检查湿疹 如何检查子宫腺肌症 银屑病怎么诊断 治疗白癜风的新方法 嘉兴有哪些医院 孝感有哪些医院 邓州有哪些医院 郴州有哪些医院 娄底有哪些医院 伊春有哪些医院 天津有哪些综合科医院 贵州有哪些妇科医院 贵州有哪些普通内科医院 宁夏有哪些内分泌外科医院 汕头有哪些碎石中心医院 惠州有哪些全科医院 梅州有哪些肿瘤内科医院 梅州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临沂有哪些中医消化科医院 临沂有哪些中医免疫内科医院 宿迁有哪些综合医院 湖州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湖州有哪些儿童口腔科医院 潜江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潜江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绍兴有哪些肿瘤科医院 绍兴有哪些小儿胸外科医院 绍兴有哪些血管外科医院 潜江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天门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天门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天门妇科医院哪家好 金华有哪些肿瘤外科医院 濮阳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宜宾中医男科医院哪家好 广安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广安儿科医院哪家好 广安医疗美容医院哪家好 雅安小儿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雅安小儿骨科医院哪家好 雅安小儿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雅安骨外科医院哪家好 雅安中医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甘孜消化内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