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丹枫百密一疏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8:54:3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江州的三月,莺飞草长,鸟语花香。  这天上午,何钊刚上班,就接到西山区报案的电话:  “喂!猎神,山口湾的一幢别墅里发生了一起命案,请你们赶快来!”  “好的,我们就来。”何钊挂掉电话,立即要助手赵忆兰准备好工具,前往现场。  山口湾地处市郊,距离较远,何钊驾着警车一路风驰电掣,也用了半个多小时才赶到现场。  那是一幢私人建造的二层楼房,房内宽阔明亮,布置优雅。命案就发生在楼下的客厅里。  “死者名叫关大庆,四十岁,是华源贸易公司的副经理。关大庆父母双亡,夫妻离异,单独一人与一名保姆住在这里。昨天他的保姆请假回乡下给母亲做生日去了,是今天回来发现主人被杀而报的案。”片警小何一见何钊立即向他汇报说。  何钊点点头,立即组织大家进行尸检和现场勘测。  没有多久,尸检与勘测结果都出来了:  勘测报告:1,室内凳倒椅翻,一片狼藉,像是发生过一场打斗;2,每个房间都被翻搜过,抽屉、柜门大开,贵重财物尽失;3,案后现场被清理过,没有留下凶手的任何印迹。  尸检报告:1,死者后脑有一伤痕,为硬物打击所致,但不是致命之伤,除此以外,全身无其他伤痕;2,死者手脚被捆,口内塞了一块毛巾,估计是打昏后被捆;3,死者颈部有指痕,系被掐窒息而死,死亡时间为昨夜8时左右。  赵忆兰看了报告以后,猜测说:“老师,这应该是一个盗窃杀人案吧?盗贼入室之后被死者发现,于是发生了一场打斗。结果是死者不敌,被盗贼打昏。盗贼打昏死者后,怕他醒来反击或呼叫,便把他捆了起来,用毛巾塞住他的嘴巴……”  何钊笑了,摇头说:“既是打斗,身上必定会有不少伤痕,为什么死者身上只有后脑一处伤痕,别的地方连一丝轻微的擦伤都没有?再说,晚上八点也不是一个入室偷盗的好时间,有哪一个盗贼会在人们都还未入睡的时候去入室偷盗呢?另外,盗贼既然已经将死者打昏,并将其捆绑起来,就尽可以放心大胆地去盗窃,又为什么还要将他掐死呢?”  “那么,依老师的意见……”  “我想,这应该是一个熟人的有预谋的作案。你想,晚上八点钟左右,如果不是熟人,死者又怎么会放他进去呢?也正因为是熟人,死者才会毫无防备,让凶手从后面一击成功,将他打昏。”  “这么说,这打斗的现场是凶手故意布置的?”  “当然是故意布置的。不过……”何钊沉思地说,“凶手也有可能是在寻找什么东西?要不然,他何必每一间房间都要翻遍?”  “那么,你认为凶手是在寻找什么呢?”  “当然不是钱财,现在,还有谁会从银行里取出大批现金来存放在家里?一定是什么极其贵重的东西。”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赵忆兰说。  “没有其他线索,还是得从调查死者周边的人群入手。我们先去一下他的公司吧!”何钊说。    二  死者所在的华源贸易公司,是一个员工不足百人的小公司。公司的经理吴云亲自接见了他们,告诉他们说:“关大庆是一名出色的商业人才,他负责的外销工作成绩一向很好,他的死是我公司的一大损失。”  “那么,他的人际关系如何?有没有什么仇人,那种对他恨之入骨,必欲将他置之死地的仇人?”何钊问。  “他与公司里的员工相处得都还好,并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那么公司以外呢?他不是搞外销的吗,会不会是因为商业竞争……”  “那更不可能。”吴云笑了,说,“我们不过是一家代厂商销售产品的小公司,销售成绩主要取决于产品的质量与价格,当然与营销方法也有一定关系,但与别的贸易公司并不存在什么商业竞争。即使有竞争,对方仇恨的人首先也应该是我。”  “另外,你可知道关大庆家中有没有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那种价值连城,令人垂涎的珍宝或是文物什么的?”何钊又问。  “从未听说过。这样吧!关大庆有一个未婚妻,两人恋爱已久,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我建议你们去找一找她,我想,她一定会为你们提供更多的情况。”他说。  关大庆的未婚妻叫黄秋芸,一位三十多岁姿容俏丽的姑娘。她听到关大庆的死讯后十分震惊,说:“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死就死了呢?”  “请节哀顺变!”何钊沉默了一会儿,等她的情绪平静了一点之后才说:“请你告诉我们,关大庆有什么仇人没有?那种有着刻骨仇恨,必欲将他置之死地而后快的仇人。”  “我不知道,应该没有吧。”她说。  “那么,他家中有没有什么珍贵的宝物,那种价值连城,令人垂涎的宝物?”何钊又问。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你们不是谈了两年恋爱了吗,怎么什么也不知道?”  “不错,我们是谈了两年恋爱,但他城府很深,很少谈他自己的事情。”  “那你还准备与他结婚?”  “我都已经三十二岁了,已是人们所说的剩女。你说,我还能有多少选择的余地?”  “对不起!我不该这样问,还请你原谅。”何钊深感自己的话问得欠妥,连忙向她道歉。  “没有关系。”姑娘倒不介意,淡淡一笑,换过话题说,“对了,你们不妨去问一问他的前妻。他们同居多年,并且还生了一个女儿,她对关大庆的了解一定比我多。”  “什么,你是说关大庆还有一个女儿?”何钊问。  “是的,一个五岁的女儿。离婚时,法院把女儿判给了他的前妻。”她说。  何钊忽然感到眼前一亮,看到了破案的曙光。是的,如果关大庆没有仇人,家中也没有什么价值连城的珍宝,那么关大庆死后的受益人就是他的前妻。    三  关大庆的前妻叫谭一萍,是一位三十八九岁,但仍然显得相当年轻的女人。她对何钊二人的来访,抱着明显的不欢迎的态度。  “你知道关大庆死了吗?”何钊开门见山地说。  “听说了。他活该!”对关大庆的死,她表现得很冷淡。  “孩子呢?”何钊沉默了一下,换过话题说。  “放乡下她外婆家了。我一个人又要上班,又要做家务,带不了她。”她的态度终于好转了一些。  “你知道关大庆有什么仇人吗?那种必欲置他于死地的仇人?”  “没有。他那种人八面玲珑,从不得罪人,哪来的什么仇人。”  “那么,他有没有什么的珍宝,那种令人垂涎的价值连城的珍宝?”何钊又问。  “当然没有。”谭一萍笑了,说,“他一个从农村出来的穷学生,哪里会有什么价值连城的珍宝?”  “那么,你知道他有多少财产吗?”  “前年离婚时,每人分了一百五十万。这两年他又赚了不少钱,应该有个三百万吧。”  “现在,这笔钱都将遗传给你的女儿了。”  “这是她应该得到的。”  “但如果关大庆不死,并与黄秋芸结了婚,那你的女儿就只能有一半的继承权。再如果黄秋芸又给关大庆生儿育女,而关大庆又立下一个把遗产全部留给她的儿女的遗嘱,那么,你的女儿将连一分钱也继承不到。”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她听后一怔,连忙追问。  “不必紧张,我只不过是进行事理分析。”何钊说。  “你怀疑是我杀了关大庆?”  “至少,你应该有作案的动机。”  “请告诉我关大庆遇害的具体时间!”  “前天晚上八点钟左右。”  “谢天谢地!”她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说,“前天晚上七点到九点,我与江大的钟文明教授在一起,我有不在现场的证明。”  “是吗?请问当时你们在哪里?又为什么会在一起?”何钊说。  “当然就是在这里,我的家里。前天我去文物市场买了一个清乾隆时期的青花瓷,特地请他来鉴定一下真伪。不信,你们可以去向他调查。”她说。    四  江大的钟文明教授五十多岁,是江州文物界的权威。他热情地欢迎何钊他们,告诉他们说:“不错!前天晚上七点到九点,我是与谭一萍在一起。她请我去为她鉴定一件清乾隆时期的青花瓷。”  “这时间是她定的吗?”何钊问。  “不,是我定的。是她事先打电话邀请我,我白天要上班,只有晚上有空闲。”他说。  “鉴定一件瓷器要花两个小时吗?”  “当然不要。其实我一眼就看出了那是一件膺品,是民国初年仿制的一件膺品,只不过向她解释花费了一点时间。接着她又挽留我,请我饮茶喝酒,向我请教一些文物知识。你知道,与一位年轻美丽的女士一起饮茶喝酒,谈论文物,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  “你们两人是一直在一起谈论文物吗?在这期间她有没有离开过?”何钊问。  “让我想一想:不错,她是离开过一次。那是在八点钟左右,冰箱里的啤酒完了,她出去买了两瓶。我说,算了,不要去买了。她非要去,说是楼下就有一家方便店,几分钟就能回来。果然,没有多久她就提了两瓶啤酒回来了。”  “这‘没有多久’是多久?”何钊追问说。  “我没有看表,多不过十几分钟吧。”他说。  告别教授出来以后,何钊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从谭一萍家到案发现场,有半个多小时的车程,十多分钟是不可能前去作案的。然而,除了谭一萍,究竟还有谁会去作案杀人呢?关大庆没有仇人,现场的迹象又表明作案者并非一般的盗贼,而是关大庆的一个熟人……而能从关大庆的死获得利益的又只有谭一萍一人,但现在,她却有着不在现场的充分证明……  “老师,她会不会是雇凶杀人?”赵忆兰建议说。  “不像。从现场的种种迹象来看,绝不像是一个职业杀手所为。你看,凶手与被害人很熟,能在夜间进入他的家中,偷偷一击将他打昏,打昏以后又将他的手脚捆绑起来,嘴里塞上毛巾……之后才将他掐死。”何钊分析说。  “是呀,凶手干吗不一下把他打死,而要这么麻烦地……”  “等等!”何钊忽然打断她的话,说:“你说凶手为什么要把他的手脚捆起来?难道仅仅是为了怕他醒来后呼叫或逃跑,而不是为了便于搬动吗?”  “你是说那里不是现场?”  “对!现场应该是在另一个地方,一个离谭一萍的家很近,她几分钟就能到达的地方,当然,这个地方还要既隐蔽,又便于藏匿人体和转移尸体……”  “轿车的后备箱!谭一萍没有购买小区停车场的车位,她的车子平时都停放在楼前。”赵忆兰叫道。  “对!就是后备箱。”何钊点头说。    五  两天以后,何钊就获得批准,对谭一萍实施逮捕。审讯时,谭一萍的态度非常顽固,她大声叫嚷道:“我抗议!在我的律师到达以前,我什么也不会说。”  “你可以不说话,但这无益于你的案子。我们已经掌握了充分的证据,完全可以进行零口供结案。”  何钊淡淡一笑,接着便急转直下分析起了她的案子:  “案发的当天,你先给江大的仲文明教授打了一个电话,与他相约,晚上七点钟去你家鉴定那件青花瓷器,接着你就在七点钟以前开车去关大庆家,实施你的罪恶计划。你先用一件硬器出其不意地将关大庆打昏,打昏后迅速用绳子捆住他的手脚,用毛巾塞住他的嘴巴,将他背出去,放进你的轿车的后备箱里。当时,关大庆家门前的行人很少,那里没有监控录像,他家的女佣又恰好请假回家去了,这为你的行动提供了方便。接着,你就开车返回自己的家,等待教授的到来。”  谭一萍悠闲地坐着,若无其事地看着他。  “晚上七点钟,教授准时到达。在鉴定完那件青花瓷器以后,你又热情地挽留他喝茶饮酒,谈论文物。大概是在八点钟左右,你借口啤酒完了,出去买了两瓶。实际上你是下楼去你的轿车旁,打开后备箱,将箱里的关大庆掐死。然后带着事先准备好了的两瓶啤酒返回家里,继续与教授饮酒谈天。直到九点钟教授走了以后,你才又开车返回关大庆的家,把他的尸体从后备箱里取出来,搬进客厅……”  谭一萍再也坐不住了,她猛地站起来,大声咆哮:“你胡说!这都是你的主观臆断,你没有证据!”  “不错,事后你清洗了后备箱,没有留下一点痕迹。但你百密一疏,没有清洗箱盖,在箱盖的边缘上留下了一个擦痕,是你把关大庆放进后备箱,或是把他的尸体从后备箱里抱出来时不小心蹭上的。我们在那上面提取到一丝纤维,通过化验,与关大庆裤腿上的棉线纤维一般无二,这一丝纤维成了你作案杀人的有力证据。”  谭一萍颓丧地一下跌坐在椅子里,脸色变得像纸一样白。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杀他?难道就为了他的三百万吗?”何钊问。  “当然不是。”她说。  “那又是为什么?”  “因为我恨他。我与他是一个村子里的人,从小青梅竹马。他家里穷,是我中断了自己的学业,出去打工,挣钱供他读的大学。现在他却喜新厌旧,抛弃了我,要去和那个黄秋芸结婚……”  “请你再告诉我,你翻箱倒柜地搜遍了每一间房子,是在寻找什么?”  “遗嘱。关大庆曾威胁我,说他会立一份遗嘱,废除我女儿的继承权。我不能留下那一份遗嘱。”  “你没有找到吧?”何钊说。  “是的,他并没有立下什么遗嘱。”她回答说。 共 472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性精囊炎该如何进行治疗
昆明哪家治癫痫病
患上癫痫病要如何做好护理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克拉玛依药物依赖科医院哪家好 克拉玛依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吐鲁番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吐鲁番功能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哈密室缺医院哪家好 昌吉营养科医院哪家好 昌吉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昌吉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昌吉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博州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博州儿科医院哪家好 博州高压氧科医院哪家好 博州小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博州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巴州药学部医院哪家好 巴州性病科医院哪家好 阿克苏内科医院哪家好 阿克苏传染病科医院哪家好 阿拉尔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中医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综合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眼科医院哪家好 五家渠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五家渠中医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五家渠医学影像科医院哪家好 五家渠眼科医院哪家好 海口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琼海新生儿科医院哪家好 三沙中医男科医院哪家好 西宁中医骨科医院哪家好 西宁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海北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海北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黄南高压氧科医院哪家好 黄南小儿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黄南理疗科医院哪家好 黄南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中医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计划生育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IMCC医院哪家好 果洛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果洛小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果洛口腔粘膜科医院哪家好 果洛IMCC医院哪家好 玉树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玉树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海西男科医院哪家好 海西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台湾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台湾小儿外科医院哪家好 台湾中医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台湾药物依赖科医院哪家好 香港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香港遗传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澳门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如何检查湿疹 如何检查子宫腺肌症 银屑病怎么诊断 治疗白癜风的新方法 嘉兴有哪些医院 孝感有哪些医院 邓州有哪些医院 郴州有哪些医院 娄底有哪些医院 伊春有哪些医院 天津有哪些综合科医院 贵州有哪些妇科医院 贵州有哪些普通内科医院 宁夏有哪些内分泌外科医院 汕头有哪些碎石中心医院 惠州有哪些全科医院 梅州有哪些肿瘤内科医院 梅州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临沂有哪些中医消化科医院 临沂有哪些中医免疫内科医院 宿迁有哪些综合医院 湖州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湖州有哪些儿童口腔科医院 潜江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潜江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绍兴有哪些肿瘤科医院 绍兴有哪些小儿胸外科医院 绍兴有哪些血管外科医院 潜江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天门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天门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天门妇科医院哪家好 金华有哪些肿瘤外科医院 濮阳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宜宾中医男科医院哪家好 广安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广安儿科医院哪家好 广安医疗美容医院哪家好 雅安小儿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雅安小儿骨科医院哪家好 雅安小儿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雅安骨外科医院哪家好 雅安中医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甘孜消化内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