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美食

仙女湖畔江山文学网1

时间:2019-07-14 00:47:1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许多事物都随岁月远逝,唯有爱情永恒。——题记    一、  易昕明天就要启程,随香港商务代表团赴江西的仙女湖风景名胜区考察,她心中兴奋不已,这是她经过不懈努力说服妈妈,让她次担当回家乡考察投资开发旅游项目的任务。作为中兴集团公司总经理宁娜的千金小姐——易昕有意让自己在商场上锻炼一下胆量。  因为高兴,易昕从公司里回到自己的别墅,并没有先去准备一下行李,而是打开DVD音响设备,一阵乱蹬脱掉了身上的衣服和鞋子,便一头冲进浴室里,放了满满一浴池的热水,她快速地脱尽内衣,将整个苗条的身体浸泡在温热的水里面,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她就这样躺卧着,一双白皙的脚分别搭在浴池的边沿,目光凝定在自己的小腹,这个富于美感的部分在清澈的水纹之中,看上去是那么温柔,她用手指轻轻地抚摸着大腿和腹部。  浴室外的客厅正演奏着贝多芬的《月光曲》,为了让自己在浴室中能够听见,易昕把音响调得很大,虽然隔着门,那弥漫的声音还是有些刺耳。她在水中泡了一会儿,便从浴池里跨出来,站在莲蓬头下淋浴。水珠由上至下滑过她细长的脖子,丰满的胸脯,流过纤细的腰、平坦的腹部,顺着修长的腿流到地上,打了个旋便流入了下水道。易昕喜欢用很烫很烫的水洗澡,当热水抚过肌肤,她就觉得浑身每一个细胞都注入了活力。因此她每次洗澡都被烫得皮肤通红,她喜欢这种酥酥的飘然欲仙的状态。  电话铃声响了,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不合时宜地钻进易昕的耳朵里。一个人正陶醉于某种境界中时,突然受到打扰,心里就会异常烦躁,此时的易昕就是这样的感觉。要是在平时,她定会飞奔出去拿起电话,顾不得身体还湿漉漉的,甚至一丝不挂。然而,她现在只想在热水里泡着,懒得去接电话,巴不得它快快停止。它终于停止了,似乎带着一份不甘,易昕得意地笑了笑,继续享受她的热水浴。  从浴室里出来,她查看来电号码,刚才的电话是她母亲宁娜打来的。即使不太情愿听她的唠叨,她还是给母亲回了电话。  “还有一份计划书在我这里,我已叫秘书给你送去。明天就要出行了,今天不要玩得太晚,早点休息。”宁娜在那头关切地说。  易昕扬了一下眉头,然后眯着眼睛笑笑说:“妈咪呵,你放心吧,我都26岁了,知道怎样照顾自己的。”  “要带的东西收拾好了没有?别到时候丢三拉四的。”宁娜补充道。  “不会的,不就是几件换洗的衣服嘛。”易昕强调。  “你这个人,就是咋咋呼呼的。”宁娜不满意地,“这次去内地主要是考察一下,看看那边的投资环境,其他的事由我来处理。你要尽快回来,下个月,你美国的小姨妈要回来,她要带个人来见你。”  “什么人?”易昕突兀地问。  “她说适合你。”  易昕恍然大悟。  “华裔商人,很有本事的。”母亲加重了语气。  易昕不置可否地愣在那里。  “好啦,早些休息吧,明天我不去机场送你了。”易昕应了一声,说再见,便挂上电话。    二、  易昕那端早已把电话挂了,宁娜还手持着话筒默默地坐在沙发上,她的目光漠然越过办公室偌大的落地窗,凝视着远处夕阳下维多丽亚港繁忙来往的游轮,心中蓦地产生一种落寞的感觉。是呵,女儿都26岁了,时间过得真快……记忆的激流又一次冲击着她的心河。  窗外吹来的轻柔海风拂动她鬓边一缕灰白的头发,虽然保养得很好,但是她那清秀的脸颊上还是隐现出细密的皱纹,一双细长而美丽的眼睛于刚毅中透出淡淡的疲惫。  宁娜应该说是一位成功的女性,二十多年前,她从外公手里接过这家房地产公司,凭着一股坚忍不拔的倔强和拼劲,在商海中摸爬滚打、忍辱负重,经历了堪称世界经济史上的冰川期,渡过了来自家庭和外界诸多的重压乃至打击,惨淡经营,将公司发展成一个大型经贸投资公司。如今,中兴公司已在世界各地开展了商贸投资业务,涉及房地产、旅游和进出口贸易,总资产数百亿元。然而刚刚接手时的她比女儿现在的年龄还小几岁呢。可她就是放不开让女儿去独当一面处理业务方面的事物,这一回也是在女儿一再的坚持下,才答应给她一个锻炼的机会,也许她是太溺爱易昕了,这当然不好,她也清楚这一点。  其实,宁娜答应让易昕代表她回内地考察投资环境,还有一层更深的原因,那就是江西是她的故乡,也是她心中不为人知的创痛所在,她不敢轻易触及那段看似远逝实则触手可及的刻骨铭心的记忆。除了她那已经去世的母亲和外公,再没有别人了解她与故乡新余那段幽怨情结,那是一段怎样的情感纠葛呵。在内心深处,她一分钟也未曾间断对故乡的怀念,那里的山山水水、在那里度过的青春时光、以及那段死去活来的初恋。  她一直不愿让别人走近那段隐秘的历史,甚至对自己的丈夫和女儿也是讳莫如深。有时她一个人独处时,就悄悄拿出过去留下的已经发黄的照片,思念那个让她爱得发疯后来不幸死于石场的男人,每当这时她就会泪流满面。有时,她还会悄悄坐在女儿的床沿,久久望着她那娇好的面容发呆,思绪便会不安份地长出翅膀,飞到那遥远的地方、遥远的岁月……  不只一次,丈夫易永财情绪郁闷地对她说:“你跟我结婚以前所有的事情我并不介意,因为我跟你也不是初婚。但是我们既然已是夫妻了,你就应对我说实话,你到底爱不爱我?还有,你经常一个人发呆,到底是在想什么?”  “你怎么这样神经兮兮的嘛,我是在想公司的事情。别这样没完没了的来烦我了好吗?”宁娜用话把他支开,心里却有一种内疚的感觉。当初,她带着女儿与易永财结婚,纯属权宜之计,因为那时她们刚刚来到香港,外公的生意也正处在低谷,而她同母亲的关系一直就非常紧张,特别是母亲蛮横地阻止了她的初恋,她从心里怨恨着母亲。因此当她带着女儿来到香港之后,就在外面租房而居,坚决不愿接受来自母亲和外公的一切资助。后来经人介绍认识了以航海为业的易永财,他与前妻因感情不合离婚,身边带着一个十岁的男孩子,急着想给儿子找个后妈。宁娜出于生活的考虑,瞒着母亲,很快答应嫁给了易永财。  宁娜婚后的生活并不幸福,这一方面是因为她在心中怀念着初恋的情人,也就是易昕的生身父亲,另外就是外公要她过去帮他打点业务,她把全部心思都投入到了公司里面。再说易永财长期在海上飘荡,这样她与易永财相聚的日子少,分开的日子多,久而久之,俩人的婚姻就名存实亡。后来易永财在外面有了新欢,有时从海上回到香港就索性住在那个女人家里,却把孩子丢给宁娜。宁娜发现后当然不能容忍,于是与他大吵大闹,结婚不到三年就分道扬镳了。这时她母亲已经病逝,外公也年迈了,业务上的事全权交给宁娜处理。宁娜带着易昕搬到外公的公寓里,开始了商场上的搏杀。她想通过忙碌的工作来忘却过去的一切,也想凭着自己的能力确立自己在这个社会的地位,尽管母亲给她留下了一笔非常可观的遗产。  对于那些逝去的经历,你越想忘记的却往往越是无法忘记,更何况那是一段投入了她全部的爱和激情的初恋!宁娜除了在公司的那些时间外,回到家里就会想起远方那个被称作故乡的江西新余,那段美妙的青春时光,更加怀念她心目中那个英年早逝的情郎。  现在女儿已经长大了,并执意到江西去考察投资环境,要与家乡合作开发旅游事业。    三、  飞机从香港国际机场起飞,只一小时的航程便降落在南昌的昌北国际机场。江西省府的接待人员早已在此迎候。考察团的成员一下飞机,一些消息灵通的新闻记者就涌了上来进行采访。易昕对这种场面感到很新鲜,但她不愿招惹媒体的注意,便戴上墨镜,始终默默无闻地跟在队伍后面,别人还以为她是考察团里一名年青的随行义工。一番隆重的欢迎仪式之后,他们就被专车接到了市区的蒙山宾馆。  宾馆位于赣水河畔,风景如画。  易昕住在28楼上靠西头一套豪华双人客房里,从巨型玻璃窗俯瞰,黄昏笼罩中的城市正华灯初上,这里可以看到碧蓝的赣水向北悠悠地流去,八一大桥像一道彩虹横跨江面。此时,两岸森林般的楼群披着夕阳的余晖,恬静又安详。易昕深深吸了口气,为眼前这片宁静的美景所迷住,她立即爱上了这个地方,忽然想到为什么母亲每当提到故乡的时候,总充满着一份深长的眷恋,这里原来竟有这么美丽的景色。  她打开电视,拨了好几个频道都没有什么好看的节目,就把它关了。走进浴室,舒舒服服地泡了个热水澡,然后换上一身宽松的衣裙,便坐在沙发上给妈妈挂了个电话,把她的喜悦和兴奋一股脑地说给妈妈听。  “妈妈,这里真的好新鲜,这里的人好热情。喔,我们住的这家宾馆坐落在赣江岸边,站在楼上可以看到整个南昌城区,还能看见江中的一大一水两个洲呐。我的正前方是滕王阁,有空再登到那亭子上去体验‘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情趣。”  宁娜告诉她:“那个大的叫扬子洲,小的叫裘家洲。我在南昌上大学时,经常与同学一起乘小渡船到河那边去郊游。”  因为晚上还要出席一个欢迎晚宴,她与妈妈简单聊了几句便挂了电话。重新化了一下妆,穿上一套晚礼服,便迈着轻盈的步子来到二楼宴会大厅。  大厅里早已是宾客满座,充满了热烈欢乐的气氛,柔和的灯光下处处都是神采飞扬的微笑的面容,萨克斯演奏的乐曲在大厅里轻轻回荡。礼仪小姐将易昕领至靠近前台的贵宾席,笑容可掬地帮她拉开桌边的椅子,易昕轻声说了声“谢谢”,在座位上坐下来。宴会开始前是宾主双方几位领导人的致词,虽然易昕挺直了身子努力倾听着各位的讲话,却一句也没有听清楚,她干脆打开面前的文本,飞快地浏览了一遍。  晚宴结束之后就是舞会,人们纷纷离开餐桌,步入舞池,在欢快的乐曲中翩翩起舞。易昕却选中一个临窗的座位,面对着静静流淌的赣江,遥望河面来往的船只。天色已黑,船头船尾点起红灯,非常浪漫。  “汪市长,省长叫你过去一下。”耳畔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易昕不经意地扭过头来,看见一个三十多岁戴眼镜的男人站在她旁边不远的那张茶几前,与一个身材高挑、体态匀称的中年男人说话。那个中年男人穿一套深棕色西装,雪白的衬衣配一条铁青色领带,黑皮鞋擦得锃亮发光,言谈举止显得稳重而果断,尤其是他那双深邃的眼睛透着精明与智慧,给人一种气宇不凡的印象。  “哦,我就去。”这个被称作市长的中年男人答应了一声,随即对身边一个年轻人说:“小齐,后天香港考察团站就到我们市,你给市里打个电话,叫他们准备一下!”说着便跟戴眼镜的男人朝前台那边走去。  易昕仔细打量了一眼这个中年人,被他那张持重中依然蕴藏着帅气的面孔所吸引。凭年青女人的直觉,她感到他身上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到底是什么气质呢?她一时又想不清楚,反正她觉得这是一个非常能干、有深厚文化涵养的人。她的目光就这样跟着那个人的身影,直至他消失在大厅的另一端。  易昕正在思量着刚才离去的那个人的身份,与她同来考察的一个香港老板走到她的面前,邀请她跳一曲恰恰舞,她迟疑了一下,然后妩媚一笑,把左手伸过去,欣然步入了舞池。    四、  考察团在南昌只停留了两天,然后就由省政府负责接待的人员带领着,到江西各地和风景名胜区进行实地考察。来的都是香港较有实力的大财团,这些人不但是生意场上的强手,同时也是地产或旅游开发的行家,各人都想在内地选中几个好项目,作为自己向国内这个潜在的大市场拓展业务的探路石。他们之所以看中了江西这个位于中国中部地区的省份,是因为这里不仅有着良好的人文环境,还有诸如庐山、井冈山、龙虎山、三清山以及鄱阳湖、仙女湖这样一些充满神奇的吸引力的自然旅游资源。长江在其北部与鄱阳湖和赣江相接,境内的铁路、公路、水路和民航形成完备的交通体系。虽然江西一直被称作老区,经济基础比较薄弱,但是经过这些年来的改革开放,情况已经有了根本的改善,在这样的地区投资搞开发,当然可以享受许多政策上的优惠,这是不言而喻的。考察团中有好几位的故乡就在江西。  易昕也正是冲着这里低廉的成本及无限的商机而来的,当然还包含着对母亲多次提及的故乡的某种好奇与寻根的成份。  这是一个晴朗的春日,早晨弥漫的薄雾到了上午九点多钟便在阳光的照耀下渐渐消散。考察团从南昌乘豪华游轮溯赣江南行,到了樟树市再沿着袁水往西,向新余行驶。袁水是一条没有被任何人为雕凿的河流。正因为没有被人工雕凿,使它显示着一种单纯的、质朴的、天然的美;恰如山区那些不事装饰的女子。在它的上游,大部份河道都被夹在两岸的青山之中,好像一条布置着风景画的走不完的长廊。它的流水清得出奇,树影映在水面上,连枝间的鸟巢都可以看清楚。从游船上眺望两边江岸,看到的是南方春天的山峰和一只只在水面盘旋的白鹤。不时有布谷鸟的啼声从岸上传入耳内,空灵而幽远。易昕是次如此近距离地置身这样美丽的河流,尽管她游历过世界各地许许多多风景名胜,但是这一次的感受不同以往,她庆幸自己没有白来。此刻,她心里产生一种奇异的感觉:天地之间的界限似乎完全不存在了;鸟儿在水底飞翔,鱼儿游上山岗;人呢,根本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水上,还是在天空。周围的一切都是绿的,绿得教人心醉。唯独在河流的远方,蒙蒙的雾气,荡漾着一抹幽蓝。这蓝色似乎在召唤着她,引诱着她,挑逗起她的无尽遐想。   共 28922 字 6 页 首页1234...6下一页尾页

西医治疗无精症的常规方法
昆明治疗癫痫病
癫痫诊断方法?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克拉玛依药物依赖科医院哪家好 克拉玛依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吐鲁番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吐鲁番功能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哈密室缺医院哪家好 昌吉营养科医院哪家好 昌吉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昌吉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昌吉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博州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博州儿科医院哪家好 博州高压氧科医院哪家好 博州小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博州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巴州药学部医院哪家好 巴州性病科医院哪家好 阿克苏内科医院哪家好 阿克苏传染病科医院哪家好 阿拉尔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中医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综合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眼科医院哪家好 五家渠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五家渠中医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五家渠医学影像科医院哪家好 五家渠眼科医院哪家好 海口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琼海新生儿科医院哪家好 三沙中医男科医院哪家好 西宁中医骨科医院哪家好 西宁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海北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海北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黄南高压氧科医院哪家好 黄南小儿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黄南理疗科医院哪家好 黄南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中医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计划生育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IMCC医院哪家好 果洛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果洛小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果洛口腔粘膜科医院哪家好 果洛IMCC医院哪家好 玉树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玉树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海西男科医院哪家好 海西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台湾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台湾小儿外科医院哪家好 台湾中医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台湾药物依赖科医院哪家好 香港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香港遗传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澳门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如何检查湿疹 如何检查子宫腺肌症 银屑病怎么诊断 治疗白癜风的新方法 嘉兴有哪些医院 孝感有哪些医院 邓州有哪些医院 郴州有哪些医院 娄底有哪些医院 伊春有哪些医院 天津有哪些综合科医院 贵州有哪些妇科医院 贵州有哪些普通内科医院 宁夏有哪些内分泌外科医院 汕头有哪些碎石中心医院 惠州有哪些全科医院 梅州有哪些肿瘤内科医院 梅州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临沂有哪些中医消化科医院 临沂有哪些中医免疫内科医院 宿迁有哪些综合医院 湖州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湖州有哪些儿童口腔科医院 潜江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潜江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绍兴有哪些肿瘤科医院 绍兴有哪些小儿胸外科医院 绍兴有哪些血管外科医院 潜江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天门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天门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天门妇科医院哪家好 金华有哪些肿瘤外科医院 濮阳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宜宾中医男科医院哪家好 广安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广安儿科医院哪家好 广安医疗美容医院哪家好 雅安小儿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雅安小儿骨科医院哪家好 雅安小儿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雅安骨外科医院哪家好 雅安中医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甘孜消化内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