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美食

仙女湖畔江山文学网1

时间:2019-07-14 00:47:1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许多事物都随岁月远逝,唯有爱情永恒。——题记    一、  易昕明天就要启程,随香港商务代表团赴江西的仙女湖风景名胜区考察,她心中兴奋不已,这是她经过不懈努力说服妈妈,让她次担当回家乡考察投资开发旅游项目的任务。作为中兴集团公司总经理宁娜的千金小姐——易昕有意让自己在商场上锻炼一下胆量。  因为高兴,易昕从公司里回到自己的别墅,并没有先去准备一下行李,而是打开DVD音响设备,一阵乱蹬脱掉了身上的衣服和鞋子,便一头冲进浴室里,放了满满一浴池的热水,她快速地脱尽内衣,将整个苗条的身体浸泡在温热的水里面,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她就这样躺卧着,一双白皙的脚分别搭在浴池的边沿,目光凝定在自己的小腹,这个富于美感的部分在清澈的水纹之中,看上去是那么温柔,她用手指轻轻地抚摸着大腿和腹部。  浴室外的客厅正演奏着贝多芬的《月光曲》,为了让自己在浴室中能够听见,易昕把音响调得很大,虽然隔着门,那弥漫的声音还是有些刺耳。她在水中泡了一会儿,便从浴池里跨出来,站在莲蓬头下淋浴。水珠由上至下滑过她细长的脖子,丰满的胸脯,流过纤细的腰、平坦的腹部,顺着修长的腿流到地上,打了个旋便流入了下水道。易昕喜欢用很烫很烫的水洗澡,当热水抚过肌肤,她就觉得浑身每一个细胞都注入了活力。因此她每次洗澡都被烫得皮肤通红,她喜欢这种酥酥的飘然欲仙的状态。  电话铃声响了,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不合时宜地钻进易昕的耳朵里。一个人正陶醉于某种境界中时,突然受到打扰,心里就会异常烦躁,此时的易昕就是这样的感觉。要是在平时,她定会飞奔出去拿起电话,顾不得身体还湿漉漉的,甚至一丝不挂。然而,她现在只想在热水里泡着,懒得去接电话,巴不得它快快停止。它终于停止了,似乎带着一份不甘,易昕得意地笑了笑,继续享受她的热水浴。  从浴室里出来,她查看来电号码,刚才的电话是她母亲宁娜打来的。即使不太情愿听她的唠叨,她还是给母亲回了电话。  “还有一份计划书在我这里,我已叫秘书给你送去。明天就要出行了,今天不要玩得太晚,早点休息。”宁娜在那头关切地说。  易昕扬了一下眉头,然后眯着眼睛笑笑说:“妈咪呵,你放心吧,我都26岁了,知道怎样照顾自己的。”  “要带的东西收拾好了没有?别到时候丢三拉四的。”宁娜补充道。  “不会的,不就是几件换洗的衣服嘛。”易昕强调。  “你这个人,就是咋咋呼呼的。”宁娜不满意地,“这次去内地主要是考察一下,看看那边的投资环境,其他的事由我来处理。你要尽快回来,下个月,你美国的小姨妈要回来,她要带个人来见你。”  “什么人?”易昕突兀地问。  “她说适合你。”  易昕恍然大悟。  “华裔商人,很有本事的。”母亲加重了语气。  易昕不置可否地愣在那里。  “好啦,早些休息吧,明天我不去机场送你了。”易昕应了一声,说再见,便挂上电话。    二、  易昕那端早已把电话挂了,宁娜还手持着话筒默默地坐在沙发上,她的目光漠然越过办公室偌大的落地窗,凝视着远处夕阳下维多丽亚港繁忙来往的游轮,心中蓦地产生一种落寞的感觉。是呵,女儿都26岁了,时间过得真快……记忆的激流又一次冲击着她的心河。  窗外吹来的轻柔海风拂动她鬓边一缕灰白的头发,虽然保养得很好,但是她那清秀的脸颊上还是隐现出细密的皱纹,一双细长而美丽的眼睛于刚毅中透出淡淡的疲惫。  宁娜应该说是一位成功的女性,二十多年前,她从外公手里接过这家房地产公司,凭着一股坚忍不拔的倔强和拼劲,在商海中摸爬滚打、忍辱负重,经历了堪称世界经济史上的冰川期,渡过了来自家庭和外界诸多的重压乃至打击,惨淡经营,将公司发展成一个大型经贸投资公司。如今,中兴公司已在世界各地开展了商贸投资业务,涉及房地产、旅游和进出口贸易,总资产数百亿元。然而刚刚接手时的她比女儿现在的年龄还小几岁呢。可她就是放不开让女儿去独当一面处理业务方面的事物,这一回也是在女儿一再的坚持下,才答应给她一个锻炼的机会,也许她是太溺爱易昕了,这当然不好,她也清楚这一点。  其实,宁娜答应让易昕代表她回内地考察投资环境,还有一层更深的原因,那就是江西是她的故乡,也是她心中不为人知的创痛所在,她不敢轻易触及那段看似远逝实则触手可及的刻骨铭心的记忆。除了她那已经去世的母亲和外公,再没有别人了解她与故乡新余那段幽怨情结,那是一段怎样的情感纠葛呵。在内心深处,她一分钟也未曾间断对故乡的怀念,那里的山山水水、在那里度过的青春时光、以及那段死去活来的初恋。  她一直不愿让别人走近那段隐秘的历史,甚至对自己的丈夫和女儿也是讳莫如深。有时她一个人独处时,就悄悄拿出过去留下的已经发黄的照片,思念那个让她爱得发疯后来不幸死于石场的男人,每当这时她就会泪流满面。有时,她还会悄悄坐在女儿的床沿,久久望着她那娇好的面容发呆,思绪便会不安份地长出翅膀,飞到那遥远的地方、遥远的岁月……  不只一次,丈夫易永财情绪郁闷地对她说:“你跟我结婚以前所有的事情我并不介意,因为我跟你也不是初婚。但是我们既然已是夫妻了,你就应对我说实话,你到底爱不爱我?还有,你经常一个人发呆,到底是在想什么?”  “你怎么这样神经兮兮的嘛,我是在想公司的事情。别这样没完没了的来烦我了好吗?”宁娜用话把他支开,心里却有一种内疚的感觉。当初,她带着女儿与易永财结婚,纯属权宜之计,因为那时她们刚刚来到香港,外公的生意也正处在低谷,而她同母亲的关系一直就非常紧张,特别是母亲蛮横地阻止了她的初恋,她从心里怨恨着母亲。因此当她带着女儿来到香港之后,就在外面租房而居,坚决不愿接受来自母亲和外公的一切资助。后来经人介绍认识了以航海为业的易永财,他与前妻因感情不合离婚,身边带着一个十岁的男孩子,急着想给儿子找个后妈。宁娜出于生活的考虑,瞒着母亲,很快答应嫁给了易永财。  宁娜婚后的生活并不幸福,这一方面是因为她在心中怀念着初恋的情人,也就是易昕的生身父亲,另外就是外公要她过去帮他打点业务,她把全部心思都投入到了公司里面。再说易永财长期在海上飘荡,这样她与易永财相聚的日子少,分开的日子多,久而久之,俩人的婚姻就名存实亡。后来易永财在外面有了新欢,有时从海上回到香港就索性住在那个女人家里,却把孩子丢给宁娜。宁娜发现后当然不能容忍,于是与他大吵大闹,结婚不到三年就分道扬镳了。这时她母亲已经病逝,外公也年迈了,业务上的事全权交给宁娜处理。宁娜带着易昕搬到外公的公寓里,开始了商场上的搏杀。她想通过忙碌的工作来忘却过去的一切,也想凭着自己的能力确立自己在这个社会的地位,尽管母亲给她留下了一笔非常可观的遗产。  对于那些逝去的经历,你越想忘记的却往往越是无法忘记,更何况那是一段投入了她全部的爱和激情的初恋!宁娜除了在公司的那些时间外,回到家里就会想起远方那个被称作故乡的江西新余,那段美妙的青春时光,更加怀念她心目中那个英年早逝的情郎。  现在女儿已经长大了,并执意到江西去考察投资环境,要与家乡合作开发旅游事业。    三、  飞机从香港国际机场起飞,只一小时的航程便降落在南昌的昌北国际机场。江西省府的接待人员早已在此迎候。考察团的成员一下飞机,一些消息灵通的新闻记者就涌了上来进行采访。易昕对这种场面感到很新鲜,但她不愿招惹媒体的注意,便戴上墨镜,始终默默无闻地跟在队伍后面,别人还以为她是考察团里一名年青的随行义工。一番隆重的欢迎仪式之后,他们就被专车接到了市区的蒙山宾馆。  宾馆位于赣水河畔,风景如画。  易昕住在28楼上靠西头一套豪华双人客房里,从巨型玻璃窗俯瞰,黄昏笼罩中的城市正华灯初上,这里可以看到碧蓝的赣水向北悠悠地流去,八一大桥像一道彩虹横跨江面。此时,两岸森林般的楼群披着夕阳的余晖,恬静又安详。易昕深深吸了口气,为眼前这片宁静的美景所迷住,她立即爱上了这个地方,忽然想到为什么母亲每当提到故乡的时候,总充满着一份深长的眷恋,这里原来竟有这么美丽的景色。  她打开电视,拨了好几个频道都没有什么好看的节目,就把它关了。走进浴室,舒舒服服地泡了个热水澡,然后换上一身宽松的衣裙,便坐在沙发上给妈妈挂了个电话,把她的喜悦和兴奋一股脑地说给妈妈听。  “妈妈,这里真的好新鲜,这里的人好热情。喔,我们住的这家宾馆坐落在赣江岸边,站在楼上可以看到整个南昌城区,还能看见江中的一大一水两个洲呐。我的正前方是滕王阁,有空再登到那亭子上去体验‘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情趣。”  宁娜告诉她:“那个大的叫扬子洲,小的叫裘家洲。我在南昌上大学时,经常与同学一起乘小渡船到河那边去郊游。”  因为晚上还要出席一个欢迎晚宴,她与妈妈简单聊了几句便挂了电话。重新化了一下妆,穿上一套晚礼服,便迈着轻盈的步子来到二楼宴会大厅。  大厅里早已是宾客满座,充满了热烈欢乐的气氛,柔和的灯光下处处都是神采飞扬的微笑的面容,萨克斯演奏的乐曲在大厅里轻轻回荡。礼仪小姐将易昕领至靠近前台的贵宾席,笑容可掬地帮她拉开桌边的椅子,易昕轻声说了声“谢谢”,在座位上坐下来。宴会开始前是宾主双方几位领导人的致词,虽然易昕挺直了身子努力倾听着各位的讲话,却一句也没有听清楚,她干脆打开面前的文本,飞快地浏览了一遍。  晚宴结束之后就是舞会,人们纷纷离开餐桌,步入舞池,在欢快的乐曲中翩翩起舞。易昕却选中一个临窗的座位,面对着静静流淌的赣江,遥望河面来往的船只。天色已黑,船头船尾点起红灯,非常浪漫。  “汪市长,省长叫你过去一下。”耳畔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易昕不经意地扭过头来,看见一个三十多岁戴眼镜的男人站在她旁边不远的那张茶几前,与一个身材高挑、体态匀称的中年男人说话。那个中年男人穿一套深棕色西装,雪白的衬衣配一条铁青色领带,黑皮鞋擦得锃亮发光,言谈举止显得稳重而果断,尤其是他那双深邃的眼睛透着精明与智慧,给人一种气宇不凡的印象。  “哦,我就去。”这个被称作市长的中年男人答应了一声,随即对身边一个年轻人说:“小齐,后天香港考察团站就到我们市,你给市里打个电话,叫他们准备一下!”说着便跟戴眼镜的男人朝前台那边走去。  易昕仔细打量了一眼这个中年人,被他那张持重中依然蕴藏着帅气的面孔所吸引。凭年青女人的直觉,她感到他身上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到底是什么气质呢?她一时又想不清楚,反正她觉得这是一个非常能干、有深厚文化涵养的人。她的目光就这样跟着那个人的身影,直至他消失在大厅的另一端。  易昕正在思量着刚才离去的那个人的身份,与她同来考察的一个香港老板走到她的面前,邀请她跳一曲恰恰舞,她迟疑了一下,然后妩媚一笑,把左手伸过去,欣然步入了舞池。    四、  考察团在南昌只停留了两天,然后就由省政府负责接待的人员带领着,到江西各地和风景名胜区进行实地考察。来的都是香港较有实力的大财团,这些人不但是生意场上的强手,同时也是地产或旅游开发的行家,各人都想在内地选中几个好项目,作为自己向国内这个潜在的大市场拓展业务的探路石。他们之所以看中了江西这个位于中国中部地区的省份,是因为这里不仅有着良好的人文环境,还有诸如庐山、井冈山、龙虎山、三清山以及鄱阳湖、仙女湖这样一些充满神奇的吸引力的自然旅游资源。长江在其北部与鄱阳湖和赣江相接,境内的铁路、公路、水路和民航形成完备的交通体系。虽然江西一直被称作老区,经济基础比较薄弱,但是经过这些年来的改革开放,情况已经有了根本的改善,在这样的地区投资搞开发,当然可以享受许多政策上的优惠,这是不言而喻的。考察团中有好几位的故乡就在江西。  易昕也正是冲着这里低廉的成本及无限的商机而来的,当然还包含着对母亲多次提及的故乡的某种好奇与寻根的成份。  这是一个晴朗的春日,早晨弥漫的薄雾到了上午九点多钟便在阳光的照耀下渐渐消散。考察团从南昌乘豪华游轮溯赣江南行,到了樟树市再沿着袁水往西,向新余行驶。袁水是一条没有被任何人为雕凿的河流。正因为没有被人工雕凿,使它显示着一种单纯的、质朴的、天然的美;恰如山区那些不事装饰的女子。在它的上游,大部份河道都被夹在两岸的青山之中,好像一条布置着风景画的走不完的长廊。它的流水清得出奇,树影映在水面上,连枝间的鸟巢都可以看清楚。从游船上眺望两边江岸,看到的是南方春天的山峰和一只只在水面盘旋的白鹤。不时有布谷鸟的啼声从岸上传入耳内,空灵而幽远。易昕是次如此近距离地置身这样美丽的河流,尽管她游历过世界各地许许多多风景名胜,但是这一次的感受不同以往,她庆幸自己没有白来。此刻,她心里产生一种奇异的感觉:天地之间的界限似乎完全不存在了;鸟儿在水底飞翔,鱼儿游上山岗;人呢,根本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水上,还是在天空。周围的一切都是绿的,绿得教人心醉。唯独在河流的远方,蒙蒙的雾气,荡漾着一抹幽蓝。这蓝色似乎在召唤着她,引诱着她,挑逗起她的无尽遐想。   共 28922 字 6 页 首页1234...6下一页尾页

西医治疗无精症的常规方法
昆明治疗癫痫病
癫痫诊断方法?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家装知识 开发windows桌面小程序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