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壮烈抗战回族烈士誓死保护机枪被日军烧焦

时间:2019-10-13 09:34:1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壮烈!抗战回族烈士誓死保护机枪被日军烧焦

刘震寰话语铿锵激昂:“小鬼子占我国土,烧我教堂,掠我财产,杀我同胞,令我们蒙辱含羞做亡国奴。穆斯林兄弟们,拿起刀枪吧,用战斗保国卫家,一直打到日寇降服日,再脱征衣解战袍!”

回民支队:英勇善战杀日寇

宁津县杜集镇魏家庵村村民做梦也不曾想到,因为75年前发生在村里的一件事情,他们村注定被载入史册。

“我们有自己的队伍了!”

1940年7月20日——小暑第十三天。

谷在地里热得笑,人在屋里热得跳。

魏家庵村一座土房里,院门紧闭,堂屋里聚集的18个人汗流浃背,他们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冀鲁边区青年救国总会主任王连芳(建国后任云南省人大副主任等职)。

王连芳站起身来庄重宣布:“冀鲁边区党委、军区决定:冀鲁边区回民抗日救国总会和回民抗日大队正式成立。王连芳任总会主任,冯景恩任组织部长,丁溪野任宣传部长,刘震寰(建国后任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等职)任武装部长兼敌工部长,李玉池任青年部长,曹奎任宗教事务部长,刘喜三任生活改善部长,刘树仁任秘书长。总会下设4个分会:张英达任一分会主任,负责沧县、南皮、东光、宁津片区;丁溪野兼任二分会主任,负责青县、新海、天津南部片区;刘愚农(原名韩同轩)任三分会主任,负责盐山、乐陵、庆云、无棣、阳信片区;李玉池兼任四分会主任,负责鲁北的德平、临邑、陵县、商河、济阳、齐河、德州片区。刘震寰任回民抗日大队大队长,王连芳任政委,王立朝(汉族)任参谋主任。”

18双有力的大手相互紧握,18双激动的眼睛相互注视,18张豪气的脸上泛着红光!

是夜,月光如水,虫儿歌唱,田野里弥漫着植物散发出的“绿草味儿”。王连芳、刘震寰等18个人拉开距离,乘着夜色向河北省盐山县疾行。

两个月前,冀中回民支队司令马本斋,派遣政治部干事丁溪野和阿訇曹奎来到冀鲁边区,向主持边区党委工作的李启华和115师教导第六旅政委周贯五,介绍了他们的总会和支队抗日斗争情况。

听了介绍,李启华对周贯五说:“我们边区有40多万回民,1934年,回族党员刘格平在这里领导回汉民众进行‘河工暴动’,唤醒了民众,培养了刘子芳、王俊峰、王连芳等一批回族党员干部。我们也有条件成立回民抗日救国总会,拉起一支回民抗日队伍。”

周贯五说:“前年,115师符竹庭主任就组建过‘冀鲁边区回教抗日救国总会’,冯景恩任总会主任,发表了《告全体回教书》。去年初,因冯景恩被国民党顽军逮捕入狱,总会活动中断。现在我看可以干。”

整装待发的回民支队战士

李启华对丁溪野、曹奎说:“你二人别走了,帮着我们建总会拉队伍吧。”

丁、曹二人说:“马司令派我俩来正有此意。”

8月1日,冀鲁边区回民抗日救国总会和回民抗日大队在沧县新县镇(现属孟村回族自治县)清真寺大殿前召开庆祝成立大会,王庄子、南肖庄子等12个回民村和附近汉民村的数千名民众聚集在大殿前,敲锣打鼓,高唱《中国穆斯林抗战歌》:“起来吧,中国的穆斯林!捧起我们的古兰,追踪我们的至圣,打起正义的旗帜,光大卫道的精神,认清我们的敌人——日本。他装起伪善的面貌,他欺骗全世界的教亲,要把世界一打尽,我们决不受他的蒙混,穆斯林!前进!前进!起来吧,中国的穆斯林!举起我们的宝剑,发出我们的吼声,贯彻爱国的信德,负起保族的使命,认清我们的敌人——日本。他施放无情的炮火,他残杀我国的国民,要把中华一口并吞,我们决不受他的侵凌。穆斯林!前进!前进!”

王连芳首先讲话:“同胞们,日本鬼子串通回族的败类刘佩臣搞‘以回制回’,胡说‘回回争教不争国’,我们不能上敌人的当。我爱我宗教,爱教更爱国。国若灭亡了,教安能独存?同胞们团结起来,齐心跟着抗日救国总会和抗日大队,把小鬼子赶出中国去!”

“小鬼子占我国土,烧我教堂,掠我财产,杀我同胞,令我们蒙辱含羞做亡国奴。穆斯林兄弟们,拿起刀枪吧,用战斗保国卫家,一直打到日寇降服日,再脱征衣解战袍!”刘震寰话语铿锵激昂。

曹奎走上台:“同胞们,你们参加抗日大队,由我照料大家的日常生活和宗教生活。在队伍里照常过咱们的节日和主麻日(伊斯兰教聚礼日),可以礼拜、听念‘呼图白’(教义演说词)、听讲‘窝尔兹’(劝善讲演)。”

会场上群情振奋:“今天,我们终于有自己打鬼子的队伍了!走,参加抗日大队去!”

回民大队里年龄的“老头子”刘喜三,把两个儿子领进队伍。

时年15岁的吴庆云(建国后任陕西省政协副主席等职),不顾家人担心年龄小“坠脚”,坚决地参加了回民大队。

30户人家的谭庄村,当场有20多人参军。韩桥村18名青年携带20多支枪参军。

刘震寰的二弟震宇、三弟震山、刚12岁的大儿子刘桐轩、妻弟张文凯、妹夫马振江、女婿王哲兰、姨家表弟“老实刘”等先后参加了回民大队。他失去双足的父亲,骑着毛驴为回民大队刺探情报。后来,“老实刘”携枪离队,拦路抢劫,刘震寰派人将他抓来处决。对刘震寰有养育之恩的姨母深明大义,又将两个儿子送到了回民大队,其中一个后来牺牲在战场上。

回民大队成立一个月发展到100多人,来年春天发展到400多人。1941年9月,冀鲁边军区决定,将回民大队扩建为支队,刘震寰任支队长,王连芳任支队政委,王立朝任支队参谋主任,支队下辖4个大队和1个手枪队,直属军区领导。

“伊斯兰,抗日坚决又勇敢!”

缺少信念,难以刚强;缺少智慧,容易莽撞;缺少技能,无法超强。

回民支队成员昨天是农民、商贩,今天是战士,他们抗国精神可嘉,但需要淬火,锻造,百炼方能成钢。

据此,冀鲁边军区派刘济民(汉族)任回民支队政治部主任(后任副政委),负责发展党员,建立党组织。1943年秋,回民支队发展了50多名党员,建立了中共总支委员会,刘济民任总支书记,刘震寰任总支副书记,各大队建立党支部,各大队政委任党支部书记,使支队有了灵魂和核心。

支队出版《正道周报》《正道杂志》报刊。开办回民干部学校,培养回族干部;组建教导队,专门培训班、排基层干部。各大队建立民运群众工作组负责检查纪律。一系列措施,促学习,促成长,正军纪,使战士树理想。

军区派老红军、津南支队参谋长何仕兴(汉族)任支队参谋长,参与部队军事指挥,组织战士进行军事技术训练,使战士敢打仗,会打仗,打胜仗。

旌旗奋,弹上膛,刀出鞘。

这天,刘震寰作战前动员:“同志们,我们打个漂亮仗,庆祝大队成立一周年。”

“好!”战士们响亮地回答。

训练中的回民支队

8月1日早上,通往新海县(现为黄骅市)旧城据点大道上走来5个“瓜贩子”。他们接近据点西炮楼岗哨时,瓜车子突然翻倒了,甜瓜“骨碌碌”滚了一地。哨兵骂骂咧咧地走过来弯腰捡瓜吃。“不许动!”手枪队队员王国祥的手枪顶住了哨兵的胸膛,队长张九江一把将哨兵按倒在地缴了械。5个人提枪冲进炮楼,正在吃饭的伪军放下筷子举起双手。奇袭成功。一小时毙、俘伪军40人。

杀鸡儆猴。第二天,旧城东炮楼的鬼子丢下炮楼撤回盐山城。

姚庄据点插在沧县、盐山之间,驻扎着装备精良的一个伪军中队。刘震寰和刘济民多次商议,决定智取“拔掉它”。通过做思想工作,据点里伪军班长张增起愿意立功赎罪。1943年除夕凌晨,张增起带班站岗,刘震寰带领队伍悄悄进入据点,一枪未放,把100多个伪军“包了饺子”。

奇袭、智取、伏击、阻击、诱歼……回民支队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令日伪军防不胜防,打得敌人晕头转向。

1943年8月,驻沧县日军旅团长谷川与伪“自治联军”司令刘佩臣率几千人马,出动900多名骑兵,扑向新海县韩村一带,企图将在此地活动的回民支队一举消灭。

回民支队避其锋芒,将日伪军引到渤海边,然后以小股部队出击,采用麻雀战术,声东击西,搅得敌人日夜不宁。沿海水苦,鬼子兵和东洋马水土不服,均上吐下泻,体力不支,只得回撤沧县,疲惫不堪的日伪军稀稀拉拉拖了几十里长。回民支队抓住战机,集结500多精兵,埋伏在韩村东侧公路两边,待掉队的数百名敌人进入伏击圈,来了个一锅端。战士们扛着缴获的武器弹药,高唱起《伊斯兰抗日进行曲》:“伊斯兰,伊斯兰,抗日坚决又勇敢,在这广大的平原上,坚持敌后反扫荡……”

同年秋天,冀鲁边区抗日军民粉碎了敌人的秋季扫荡,日伪军撤回各自的老窝。一天,刘震寰对王连芳说:“小鬼子找我们苍茫大地无踪影,现在,轮到我们找他们了,咱让他神兵天降难提防。”

王连芳说:“想个法子把躲在韩村镇的日本宪兵队引出来干掉。”

何仕兴说:“宪兵队有战斗力,咱来个保险的,请(115师教导第六旅)‘铁帽子五连’助战。”

作战方案议定。

这天,支队战士许连芳赶到新海县城,找到伪新民会次长、日本特务西川报告说,回民支队正在齐庄开会、演戏。西川立即将这一“重要情报”告诉了宪兵队长高桥。高桥恐怕其中有诈,命令伪军特务队长刘锡明亲自去齐庄侦察。刘锡明不敢进村,躲在远处看见村子里戏棚高竖,隐隐约约地听到人声喧嚷,赶紧回城报告。

当天下半夜,1500多名日伪军偷袭齐庄,村子里空无一人。宪兵中队长松田感到不妙,慌忙命令部队撤到村外一片荒野地里。正在这时,枪声骤起,喊杀声震天,回民支队冲上来将宪兵和伪军截成两段,分割包围起来。

激战不到一个钟头,伪军大部被歼,西川头部中弹当场毙命,伪新海县长焦定远左臂受伤,在几个伪军保护下逃跑了。宪兵队依仗武器精良负隅顽抗,将六七挺机枪排成一圈疯狂扫射,使回民支队难以接近。

东方破晓,两军阵容相互看得清清楚楚。这时,从齐庄东南方向来了一队“日军”,头带钢盔,手持“三八”大盖枪。走在队前的“日酋”穿着马靴,腰佩指挥刀,神气十足。回民支队赶紧闪开一面,让“援兵”杀进包围圈里。

红荆

宪兵队见“援兵”到来,欣喜若狂。“援兵”一靠近宪兵,突然调转枪口开火,宪兵猝不及防,纷纷中弹倒地。回民支队趁机一拥而上,宪兵队60多人全部被歼。原来,“日军援军”是“铁帽子五连”装扮的。

第二天上午,回民支队和“铁帽子五连”真的在齐庄演戏祝捷,敌人却不敢来了。

英勇善战的回民支队,从1941年建立到1945年8月日本投降时,发展成一支1600多人的强大武装。他们与日寇进行较大战斗100多次,攻克敌人大小据点40多个,歼灭日伪、汉奸2300多人,缴获长短枪2600余支,机枪l0余挺,各种炮20多门,其他战利品不计其数。

回族男儿神圣抗日战为高

“我老在想,抗日战争时期,为什么那些不识字、无文化、普普通通的庄稼汉会成为金戈铁马叱咤风云的英雄;为什么那些体羸弱、眼近视、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会成为坚定坚强出生入死的战士;为什么在漫长历史岁月中各民族能在中国共产党的号召下,汇集成一股巨大的革命洪流,谱写出可歌可泣、史诗般的伟大爱国乐章?”多年以后,王连芳在回忆录里发出这样的追问。

段可钦(汉民,建国后定居宁津县柴胡店镇)的抗日经历可以给出一个答案。

段可钦幼年父母双亡,17岁离开陵县段家胡庄下关东,给在大连开磨坊的东北军退役军官马永祥做工。1932年,马永祥回老家沧县组织抗日队伍,段可钦跟随而来。因种种原因,马永祥当了沧县伪警备总队第四大队大队长,段可钦跟着他听差,后来当了中队长。

段可钦本意跟着马永祥回家乡抗日,不成想却当了鬼子的走狗,他肠子都悔青了。思来想去,决定忍辱一时,待机反正。

在这期间,段可钦尽力而为地做了一些好事:敌人要抓抗日县长张石生的家眷,他和队员刘坤(回民)给报信。鬼子抓了姜官屯村的7个漂亮姑娘(里面有妇救会员),他力争关在自己家里,再由村里人保释。鬼子跟踪八路军区长刘希山(回民)和他父亲刘兴龙,他安排父子俩在伪队部躲避。鬼子夜围庞庄子,他派杨玉贞进村给庞吉瑞区长送信,使区队脱险。他阻止了鬼子火烧东贾官屯村,等等。

然而,段可钦不忘寻机脱下这身“汉奸”皮。1944年,段可钦的中队住在孙青屯。8月27日(农历七月初九),他给渤海军区军分区司令部写了一封信,表示决心起义,出去抗日。他把公务人员刘敬林 (回民)叫来说:“你把信交给庞吉瑞区长或抗日县政府。把信藏在草帽夹层里,千万别丢了。”

几天后,边区司令部派人给段可钦送来一封信,信纸上一个字也没有写,盖满了军分区司令员付继泽、政委陈德、政治部主任康伯明、副司令员仉洪印、参谋长杨大生以及沧县县长王培云等人的手章。送信人带来口信,起义日期定在9月14日晚上。商定由司令部派一个手枪队来接应他们,由他们预先接进来藏在队部里。到晚上,段可钦在大队部召集各队长打麻将,借此逼他们投降。手枪队配合他们里应外合,全部吃掉敌人。

段可钦依计而行。这次起义,经过战斗共缴获长短枪300多枝

,小炮3门,机枪两挺,电台1部,子弹、炮弹数箱,粮食几十万斤。

此后,军区根据战士90%是回民的情况,将其改编为“渤海一军分区回民大队”,段可钦任大队长。

正是“共同的命运、共同的利益、共同的目标,可以使不同的人、不同的社会群体聚集在一起,团结一心,百炼成钢,成就伟大事业。”这是王连芳“三个为什么”的诠释。

“敌虏饮马黄河水,神圣抗战起怒涛;回民自身真肝胆,偷生为耻战为高……”冀鲁边区回族儿女,高唱并实践着《中国回族抗战歌》,驰骋在杀敌战场上,不惜抛头颅,洒热血。

1941年冬天,回民支队二大队副大队长张凤亭在家养病,被日伪军抓住押往盐山。鬼子用酷刑拷打,他坚贞不屈,怒斥敌酋:“八路军的战士,有种的回回,绝不投降!要杀就杀,没有二话!”行刑途中,张风亭对着民众高喊:“同胞们,鬼子的奸计是叫咱们中国人杀中国人,我死了不要紧,还有千万个弟兄在给我复仇!胜利一定是我们的!”鬼子阻止他喊,割掉他的双耳,他仍然慷慨陈词。鬼子又一刀砍掉他的一条胳膊,他依然像铁塔一般地凛然站立着,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鬼子喝令他跪下,他不跪。鬼子砍去他的双脚,张凤亭跌倒在地,大骂不止。鬼子又砍掉他的另一条胳膊,继而割去他的舌头。张凤亭倒在血泊中,时年35岁。

1945年麦秋的一天,回民支队反抢粮,在黄井子村与3000多日伪军发生激战。支队撤退时,时为中队长的李思崇带领的一个班没能撤出来,只剩下他和机枪手小吴。敌人再次冲上来,小吴负伤了。李思崇向敌人投出两颗手榴弹,端起机枪扫射着杀出包围圈,跑进村头的麦子垛不见了踪影。敌人翻遍了麦子垛没找着。鬼子联队长狂叫着:“烧,烧,烧!”点燃了一个个麦子垛,还是没有一点动静。

第二天,支队反击,敌人溃逃。村民赶紧抢救烧剩下的麦子。在一个很小的麦堆里发现了李思崇被烧焦的尸体。他伏在地上,两腿紧紧地并着。乡亲们含泪翻过他的身子,发现了那挺机枪。机枪倒放着,他两臂紧紧护着枪柄,上身和双腿紧紧贴在机枪上。乡亲们费了很大劲才将机枪与他的身体分开。这是回民大队建立时的挺机枪,除了枪柄被烟熏黑了一些外,竟没有半点损坏。

这就是我们的回民抗日战士!这就是我们的回民抗日支队!这就是我们的面对强虏永不屈服的中华民族!

回民支队生存的“红荆林”

沧县、新海县东部地区,生长着一望无际、绿叶红花、乔灌相间的红荆林,耐旱涝、耐盐碱、耐寒暑、刚毅、坚韧,构成了红荆顽强生命力的性格。

冀鲁边区回汉民众,就是这块土地上的“红荆林”。

回汉民众“红荆林”,是回民支队的保护林。

从1941年,冀鲁边区陷入黑暗。日伪强制推行“强化治安运动”,到处修工事,挖封锁沟,十里一据点,五里一岗楼;对抗日根据地铁壁合围,梳篦清剿,实施惨无人道的烧光、杀光、抢光“三光”政策;1943年6月,冀鲁边军区司令员邢仁甫枪杀黄骅副司令员后叛变,日伪、顽军与叛徒狼狈为奸,倍加疯狂地轮番扫荡,抗日根据地变成了“马蹄形”的游击区。回民支队艰难的时期,队伍从500多人减员到200多人(不含第三大队,三大队在李玉池领导下远离支队在鲁北地区作战),敌人叫嚣要在一两个月消灭回民支队。

危难时刻,边区回汉民众挺起了坚强的脊梁!

盐山县城西南的石桥大洼3万多亩面积,洼里长满了红荆。鬼子占据盐山后,当地民众不再砍红荆条,便于让八路军和民众藏身。1941年春天,鬼子在新县据点里修了一个13丈高的岗楼,能够瞭望整个大洼。据点的鬼子指挥官三森派出200多个日伪军,到各村抓民夫,要把大洼里的红荆砍光。

中心村长韩亚臣闻讯,串连党员、自卫队员向民众传递口号:“有红荆就有八路军,没有红荆就没有八路军,坚决保住大洼红荆林!”他和回民抗日救国总会想了个阻止办法:自卫队员在红荆地边埋上手榴弹,用煤油筒装上炸药和土埋在地里(响声像地雷,炸不着人),砍红荆时扯响。预先告诉砍红荆的村民,听到爆炸声就四处跑散。回民支队在背后打一下,给村民逃跑争取时间,就砍不成红荆了。

这天天刚亮,日伪军把1000多名村民赶到大洼里砍红荆。刚抽袋烟的工夫,突然,“轰!轰!轰!”手榴弹、煤油筒爆炸了。村民闻声撒开脚丫子跑散。日伪军刚要开枪镇压,屁股后面响起了枪声,回民支队打上来了,慌忙掉转头应战,村民乘机跑光了。就这样,日伪军连续12次抓民夫砍红荆,都没有得逞。

之后,鬼子调集了周围几个据点的人马,抓更多的民夫砍红荆。此时,回民支队转到外地活动,韩亚臣又联系了当地刘印、王甲两股同情抗日的土匪,同自卫队一起在三角湾伏击敌人,敌人的清洼计划再次破产。

回汉民众“红荆林”,是回民支队的母亲林。

1941年春的一天,鬼子突袭回民支队驻扎的许寺村,战士李思崇在撤退中左臂受伤,支队安排他住在隐蔽所(堡垒村)一个汉族大娘家里养伤。大娘孤身一人,家里很贫穷,她把仅有的两个鸡蛋煮熟给李思崇吃,亲热地说:“孩子,吃吧,养好伤使劲打鬼子。”

第二天,鬼子包围了村子,大娘把李思崇藏在锅台下面的地洞里,嘱咐他:“就是打死我,你也不许出来!”

鬼子破门而入,劈头打了大娘一耳光,追问把八路藏在哪里,大娘说没有。鬼子搜了个遍没搜到,把大娘打昏了。

李思崇在地洞里听得真切,几次想冲出来,想起大娘的嘱咐,咬牙忍住了。

鬼子走了,李思崇从地洞里爬出来,他摇晃着大娘呜呜哭起来。大娘微微睁开眼睛,吃惊地说:“你怎么出来了,快回去,鬼子还会回来的。”

李思崇不回去。大娘说:“孩子,大娘没把你的伤养好,对不住你。你若不肯藏起来,就赶快从后门走,快走!”

李思崇不肯走。这时,隔壁大嫂跑过来劝他说:“兄弟,你快走,大娘有我们来照料。”

李思崇含泪归队。

l943年春季的一天,敌人突然包围塔上村,当时村里住着14名抗日干部和几名抗日家属。紧急关头,乡亲们找出自己的衣裳让他们换上。鬼子发现回民支队干部刘景亭可疑,60岁的刘黑连大爷一口咬定是他的孙子,鬼子打断了他两根肋骨,鲜血淋漓,刘大爷仍不改口,终骗过了鬼子。

回汉民众“红荆林”,是根系相连的血脉林。

“鬼”祸连天灾。1942年,冀鲁边区发生大旱,地里庄稼几乎颗粒无收,民众生活极度困难。回民支队和民众一样,靠吃棒子骨朵(玉米棒芯)、海边上的野黄菜、枣糠、榆树皮和槐树叶子等充饥度日,有时候战士们吃的解不下大便。

王连芳忘不了那一幕:一次,队伍住在南留舍村,张大娘把一块地瓜塞进王连芳的衣兜里;他没有吃,拿出来塞给了刘震寰;刘震寰没有吃,塞给了一个小战士……无声的传递,战士们眼里噙着泪花,一个个紧攥着拳头,激发出的是顽强斗志。正由此,1943年11月,王连芳和30多名战士在战斗中被捕。不久脱险后,这些战士全部归队,无一人回家。

支队参谋长何仕兴,每到一个地方,领头到各户打扫院子。房东小孩有病,立即叫卫生员来诊治。他常把自己每月两元钱的津贴送给老乡。1944年10月底,新婚不满俩月的何仕兴,在曹家庄与顽六旅战斗中不幸中弹牺牲。毕王文村周大娘正在给儿子娶媳妇,听说后放声大哭,所有参加婚礼的人都泣不成声。当地汉族民众默默地为何仕兴供牌位,烧纸上香。李良志村70多岁的李汝龙大爷献出自己的棺材装殓烈士,按回族仪式请阿訇做油香来祭奠烈士英灵,将他安葬在村头,把坟头培的又高又大。

回汉民众“红荆林”啊,你头顶蓝天,根扎热土,抗战中你高昂着头!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成都治前列腺炎前列腺炎的医院
哈尔滨哪个看妇科医院
云南治疗宫颈炎专业医院
上饶查妇科去哪个医院好
河南治白癜风大概多少钱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克拉玛依药物依赖科医院哪家好 克拉玛依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吐鲁番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吐鲁番功能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哈密室缺医院哪家好 昌吉营养科医院哪家好 昌吉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昌吉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昌吉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博州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博州儿科医院哪家好 博州高压氧科医院哪家好 博州小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博州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巴州药学部医院哪家好 巴州性病科医院哪家好 阿克苏内科医院哪家好 阿克苏传染病科医院哪家好 阿拉尔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中医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综合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眼科医院哪家好 五家渠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五家渠中医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五家渠医学影像科医院哪家好 五家渠眼科医院哪家好 海口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琼海新生儿科医院哪家好 三沙中医男科医院哪家好 西宁中医骨科医院哪家好 西宁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海北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海北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黄南高压氧科医院哪家好 黄南小儿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黄南理疗科医院哪家好 黄南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中医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计划生育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IMCC医院哪家好 果洛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果洛小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果洛口腔粘膜科医院哪家好 果洛IMCC医院哪家好 玉树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玉树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海西男科医院哪家好 海西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台湾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台湾小儿外科医院哪家好 台湾中医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台湾药物依赖科医院哪家好 香港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香港遗传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澳门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如何检查湿疹 如何检查子宫腺肌症 银屑病怎么诊断 治疗白癜风的新方法 嘉兴有哪些医院 孝感有哪些医院 邓州有哪些医院 郴州有哪些医院 娄底有哪些医院 伊春有哪些医院 天津有哪些综合科医院 贵州有哪些妇科医院 贵州有哪些普通内科医院 宁夏有哪些内分泌外科医院 汕头有哪些碎石中心医院 惠州有哪些全科医院 梅州有哪些肿瘤内科医院 梅州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临沂有哪些中医消化科医院 临沂有哪些中医免疫内科医院 宿迁有哪些综合医院 湖州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湖州有哪些儿童口腔科医院 潜江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潜江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绍兴有哪些肿瘤科医院 绍兴有哪些小儿胸外科医院 绍兴有哪些血管外科医院 潜江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天门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天门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天门妇科医院哪家好 金华有哪些肿瘤外科医院 宜宾中医男科医院哪家好 广安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广安儿科医院哪家好 广安医疗美容医院哪家好 雅安小儿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雅安小儿骨科医院哪家好 雅安小儿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雅安骨外科医院哪家好 雅安中医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甘孜消化内科医院哪家好 甘孜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