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体育

忧伤的红玫瑰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4:14:2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我的爱情从那个深秋的下午开始,那天我去机场接个朋友,意外的在大巴遇到祖——我入行的师傅。在这之前,我就偷偷的暗恋他。他和几个朋友也去接人见到我,他很自然地和我坐到一起。  我那时穿着白色的毛衣和红色的格子裙,在那个有风的下午,显得很单薄。祖大概是意识到我冷,他脱下外套披在我的肩上,一股暖意从我心底弥漫开来。这时,祖突然握住我的手,这是我没有想到的。我感觉我的脸变得很烫很热,不自主的说:“你的手,真热!”我见到他的脸一下子红了。  我们就这样义无返顾地相爱了,爱得深,也伤得痛。我渴望能和他天长地久,但是,祖不肯给我这个承诺。他说他爱我胜过爱他的妻子,他可以把全部的爱给我,惟独不能给我婚姻。因为他不能和他妻子离婚,他们的儿子有先天心脏病,他必须给他儿子一个完整的家和一份圆满的爱。  从此,我不再要求他给我一个家,尽管我曾无数次渴望与向往过。  晨就是在我心情彷徨的时候出现的,他是一个电脑工程师,也是我的高中同学兼好友。关于我和祖的事情,他一清二楚,可是他还是爱上了我。    (二)  我在祖和晨面前像两个完全不同的女子,这个不同连我自己都惊讶。  在祖面前,我刻意让自己成为一个小女人。无论是衣着还是言行举止,我总以一个成熟女人的心态来面对他,我认为只有这样才能追上我们年龄的差异。  可在晨面前,我无比的轻松。我穿旧的牛仔裤和T恤,但穿的还是白色的连衣裙。我觉得白色适合我,晨也说我穿白色看。  于是,在晨面前我可以终日穿那件白色连衣裙。早上穿,晚上洗。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裙子下摆已经快磨破了,我很伤心。晨说,再买一条吧。我说,不,我只喜欢这条。晨说,那么给我吧。  一周后,晨来了。他把裙子给我时,我惊讶极了。原先快破的地方,如今都成了一朵朵红色的梅花,像真的一样!我惊喜的看者他,好感动。他说,别问我为什么,这是秘密。  我的心好暖,在那个有爱的下午。  晨经常天南地北的跑,每次他去上海,我总要他给我带回一些正宗的上海菜,他不知道我让带回上海菜是因为祖喜欢吃,他更不知道每次从他手里接过菜,我都会满心欢喜的给祖送去。  有一天,晨突然拉着我的手去了一家新开张的上海菜馆吃饭。他说,你喜欢可以天天来吃,何必那么远的地方带回来呢?于是,他点了一桌子菜,而我却不动一下。他很奇怪,你不喜欢吃吗?我点头。我说,祖喜欢吃。  从此,晨在再不给我带上海菜了。他说,如果以后娶了我,决不让我再吃上海菜,因为那样他会妒忌。我不明白,像晨这样好的男人,我为什么不爱他?  祖和我约会的地点依然在离熟人很远的地方。有时,我们去喝茶或咖啡,他总东张西望。我说,你能不能只看我?他叹息。  这么久了,我从来没有和他像正常恋人那样外出旅游过。我突然很想去爬山,可是在我们这里,除了白云山还有什么山?而那是不可能的,因为随时都有可能遇到熟人。我还是不死心,说,我们早点去,在山上过夜第二天大早就回。  他不吭声,我有些恼。我说只一夜,陪我一夜都不可以吗?他说:“你知道的,我不可能有理由在外面过夜。”这句话就像一把刀深深划伤我的心。  是的,我知道的,我一直都知道。我说,那么我们分手吧。我受够了这种遭人非议的爱情!  我决定接受晨的爱情,但我要他给我一段忘记祖的时间。晨欣喜万分。    (三)  祖来找我,他向我道歉。  我很矛盾。一方面,我觉得愧对晨。另一方面,我和祖始终藕断丝连地爱着对方也伤害着对方。痛得越深,爱也就越难分难舍。  后来,我发现我得了一场奇怪的病。那就是每次和祖吵架后,我都会发烧、咳嗽。晨说那是因为我不快乐的时候,也就是脆弱的时候。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感情,所以用生病来逃避。  我感到有泪水在眼睛里打转。晨,他始终是懂我心的。不想让他看到我流泪,我说,我饿了,想吃你亲手做的煎饼。晨有些为难,因为他从来没有下过厨房,但他还是系着围裙进了厨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睡着了。  晨摇醒我时,端了一个银色的盘子,放了一大一小两张煎饼,看上去好象很可口。我咬了一口,味道真的不错呢!我夸奖他,并不忘取笑他,这么久才做出两个煎饼,如果以后嫁你还不得饿死啊?  他不好意思的说,其实他已经吃了十多张饼了,因为之前那些不是糊了就是夹生,要不就是样子太难看了。只有着两张是勉强合格的。我吃着煎饼问,你放盐了?晨说没有,那是你的眼泪。  吃完煎饼,晨看着我吃药,替我盖好被子后,轻轻的出去了。他说,希望我睡醒后就好了。  半夜,我突然听到“咚”的一声,门被撞开了。我惊醒,才知道是晨不放心我,一直在门外守着,可能是太累了,睡着了,不知不觉把门靠倒了……  我不想错失晨这样的男子,从此我不再见祖。    (四)  晨家要移民日本,他向我求婚,并要我跟他一起走,我答应了。  但是,我决定见祖一面,在我走之前。做这个决定我用了很长的时间。我选了一个很吵的地方,以为这样就可以掩饰自己的脆弱,可我还是不可抑制的伤心。  祖说,可不可以留下来?我说不。然后转身离去。  我给晨打电话说想买个大点的旅行箱。晨陪我从北京路逛到天河城,始终没有如意的,我的心情时好时坏,飘忽不定。  三天后,我收到一个包裹。里面是一个小而精致的蓝色皮箱,还有一封祖写的信。  他说,有些东西如果你忘不了,即使再大的箱子也带不走。送一个小的箱子给你,如果不能带走的就留下吧。  我还是决定跟晨走。  晨很快帮我办好手续。  我们准备去机场的时候,祖来了个电话,他说:“我爱你!你能不能为我留下来?”我没有回答,挂断了电话。  晨拉着我的手到安检时,我突然反悔了。我说:“晨,我不想走了。”他整个人僵住,终于一个人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提着行李茫然地走出大厅,天空不知何时下起了雨。我抬头,一眼看见祖。他站在雨中,手里捧着一大束红玫瑰。  我的眼睛不知是因为雨水还是泪水而模糊起来。    (五)  两天后,我接到晨的电话。  他说:“我现在机场,你的那条画着梅花的白裙子在我这,你还要吗?”  我不说话,只是落泪,泪水成串成串的滴在话筒上。然后,我听到晨的哭声从长长的电话线那头传了过来。他说:“我走了。也许这一别,就是一生。我们的缘分断了,就不会有再见的机会。”  晨走了。从此从我的生命中消失了,我知道他消失到我一个我再也找不到的地方去了。是的,我们的缘分尽了。  晨走后,我突然很空虚,但我知道我的人是祖。可是,我不能要求他离婚,却又无法忍受他的感情要分给两个女人。这种爱让我快要疯了!,祖决定去云南发展。  那个美丽的香格里拉!我曾向往和他一起去那里过只属于我们自己的生活。  现在,祖终于决定要去了。他说:“跟我走。”  我拒绝了。  我说,你和晨,我谁也不选。  他对我说的一句话是:那么你等我,等我打下一片天空回来娶你。  两个爱我的男人在那一年同时离开我。  送祖走时,我知道我同时送走的还有我们的爱情。我已经把他还给他妻子。从此,我会到一个他再也找不到的地方漂泊。  只有漂泊才能治愈我的爱情之伤。 共 287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精囊炎给患者带来的伤害是那些
昆明癫痫专科研究院
小儿癫痫患者有哪些体检项目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建材选购 如何做一个微信小程序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