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甘肃白银煤矿多名矿工神秘消失

2018-11-07 18:18:48
甘肃白银煤矿多名矿工"神秘消失" 甘肃白银多位“神秘消失”矿工寻访一般矿上出了事,矿主会拿钱给家属私了,给了封口费,他们什么都不会讲了 “一个电话是我接的。

” 12岁的许小翠说。

3月15日上午,家住甘肃省白银市平川区种田乡拉排村东圈社的小学生许小翠接到爸爸从煤矿打来的电话,当时妈妈正在田里干活,爸爸便嘱咐她转告妈妈家里添置化肥的事。

她那时不知道,这是她此生一次听见爸爸的声音。

此时,小翠的爸爸外出打工已经一个月了。

第二天,小翠的外公李期民接到另外一个电话:你女婿许占期在矿上出事了,赶忙去处理。

小翠的外公并没有被叫到煤矿,却被人带到相距并不远的宁夏回族自治区海原县,对方给了他11万元现金。

小翠的外公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他不知道给他钱的人叫啥名字,也没拿到任何字据,甚至不知道女婿是在哪个煤矿出事的,人家只是告诉他在某个煤场上因“煤烟中毒”身亡。

“这娃命苦,年后去矿上打工,原本在地面上做事,因为挣得少,好说歹说让人把他换到井下,一下去,就出了事,头被掉下来的煤块砸破了。

回家休息了一段时间,又去挖煤,结果去了才一个多月,人就死了。

”李期民如是说。

“煤矿失事死人的事,在我们这里很多了。

”许占期所在的拉排村村主任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家属被封口 李期民告知《瞭望东方周刊》,他是跟村民马玉祥一起去宁夏海原处理女婿后事的,马玉祥的弟弟,种田乡五星村刘家井社的马金祥也是在那次事故中出的事。

7月10日,本刊记者来到马金祥家里。

马金祥的遗孀,38岁的安青莲正坐在炕头一针一线地缝制布鞋,14岁的大女儿拉开门帘探头探脑地张望,二女儿和3女儿在屋里看电视,七岁的小儿子害臊地缩在妈妈脚下。

安青莲说,除了这一群孤儿,家里还剩下一个78岁的老父亲。

安青莲告知本刊记者,她真的不记得丈夫是哪天死的,也不知道丈夫是怎么死的,在哪里死的也不知道。

只是突然有一天早晨,她感到心里特别烦躁,就预感到有甚么不对,“一开门,人就已拉回来了。

” 安青莲甚至不知道丈夫是哪天下葬的,她称家里并没有拿到什么补偿,也不打算去找谁要补偿。

但是她再三向本刊记者强调说:“不是在煤矿上出的事。

” 当本刊记者问起“百日纸”烧过没有时,安青莲顺口回答:“大概20天前烧了。

” 平川区复兴乡的几名教师告知本刊记者,安青莲肯定是在说谎,“一般矿上出了事,矿主会拿钱给家属私了,给了封口费,他们甚么都不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