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

青衣小说复制人生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23:30:5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克隆时代克隆出的爱情还会是那么完美无缺吗?还会是那原汁原味原封不动的爱情吗?——题记。  记得看过一则新闻,说是一个英国的老人得了一种罕见的记忆丧失症,他的记忆只有七秒钟,也就是说上一个七秒钟发生的事,他转身之后有可能就忘记了。他永远记住的只是向年轻时代的妻子求婚的事,而永远忘记的是她已经成为他妻子的事实。所以当离异多年的他们再一次步入婚姻的殿堂时,他总会在下一个七秒钟问:“亲爱的我们在做什么”?而早已白发苍苍的老妻总会在下个七秒钟不厌其烦地说:“亲爱的,我要做你的新娘”。  而我是永远不会等到冲和我牵手偕老的那一天了,哪怕是七秒钟的记忆,七秒钟的定格也没有。老天就是这么不公平,让正处于事业期的的冲匆匆离我而去。冲,死于一场车祸,肇事的司机是个新手,错把油门当刹车,结果酿出了一连串的撞车,冲的车就在后面,他已经踩下刹车,但是后面的车还是撞过来,冲的车被夹在当中,在那种况下没有人能够幸免。随后引发的爆炸将隧道炸塌了半边,大火在持续燃烧了一夜后被消防人员扑灭了。据说现场惨不忍睹,我的冲也化为灰烬。  怕我受到刺激,亲人们没有让我到现场,我也没有坚持。随后赶来的吊唁的冲的上司说:“冲基本没受什么痛苦,在撞车的瞬间就死去了,你知道那要比活活烧死要好很多”。我是宁愿相信这编织的善意的谎言而不去相信冲被卡在驾驶位被活活烧死的现实。  本以为时间会冲淡去对冲的一切惦念和刻骨铭心的记忆,但是我发现我做不到。谁说的时间是治愈一切忧伤的的药物,那纯粹是一句扯蛋的话。江淹说的不错“黯然魂者,唯别而已!”生离还有再见的念头,而我是死别。冲已经去了一个月零十三天,而我对冲的思念与日俱增。我无法面对没有冲的日子,我无法把冲的远去当做一次又一次差旅的小别。  冲,卧室的门窗一直没有开启,空气里有一股优雅而缠绵的味道,那是淡淡的烟草的气息,那是冲的味道。我快快的把门掩好,生怕让一点一点冲的味道逃逸出去。我对冲的思念已到了近乎疯狂的地步。他看的书还原封未动地摆在书案,仍然是他读到的那页。还记得冲会忽然从书页抬起他亮晶晶的眼睛,忽然会问我:“如果我只有七秒钟的记忆,我会记得你什么?你想要我记住你什么?”我说:“那我宁愿你什么也不记得,让我们重新开始好吗?”而我如何能让冲保有那七秒钟的记忆在生命的下一个轮回中,哪怕只是思维的一次闪断,记忆的一个章回  让冲复生一直以来对我有这莫大的诱惑和憧憬,我忽然想到我的一个大学同学林子对我说的一句话;"这世没有什么不可能,只有你想不到的"。在科技新月异的今天,为什么不能发明一种起死回生的药物。记得在我悲伤的那段日子,林子陪在我边的时间也多,林子现在从事的是人体生物工程的研究,他并不说太多劝慰的话,只是翻来覆去的把庄子妻死,鼓盆而歌的那套言论说给我听。我说;"我不是庄子,那只蝴蝶也不是我"。林子叹了口气说:"没准我可以让你的冲回来。古代神话里孙悟空用自己的汗毛变成无数个小孙悟空的神奇故事,表达了人类对复制自身的幻想。你一定听过克隆这个名词吗?这是早关于复制自己的想象。一个细菌经过20分钟左右就可一分为二;一根葡萄枝切成十段就可能变成十株葡萄;仙人掌切成几块,每块落地就生根;一株草莓依靠它沿地“爬走”的匍匐茎,一年内就能长出数百株草莓苗……凡此种种,都是生物靠自身的一分为二或自身的一小部分的扩大来繁衍后代,这就是无性繁殖,无性繁殖的英文名称叫“Clone”,译音为“克隆”。?自然界的许多动物,在正常情况下都是依靠父方产生的雄性细胞(精子)与母方产生的雌性细胞(卵子)融合(受精)成受精卵(合子),再由受精卵经过一系列细胞分裂长成胚胎,终形成新的个体,这种依靠父母双方提供性细胞、并经两性细胞融合产生后代的繁殖方法就叫有性繁殖,但是,我们克隆一个基因是指从一个个体中获取一段基因(例如通过PCR的方法),然后将其插入。克隆一个生物体意味着创造一个与原先的生物体具有完全一样的遗传信息的新生物体。在现代生物学背景下,这通常包括了体细胞核移植。在体细胞核移植中,卵母细胞核被除去,取而代之的是从被克隆生物体细胞中取出的细胞核,通常卵母细胞和它移入的细胞核均应来自同一物种。由于细胞核几乎含有生命的全部遗传信息,宿主卵母细胞将发育成为在遗传上与核供体相同的生物体。”  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我知道林子说的,那还是20世纪?的事,当时英国的两位科学家格里菲斯和艾弗里??提出dna中包含人类遗传信息的理论,却受到几乎是整个生物学界的漠视和质疑,虽然计算机和生物基因工程都是在20世纪奠定的坚实的理论与实践的基础?,但是却是在22世纪的今天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是直到今天关于克隆人的合法化和对人类伦理的挑战的论战仍在继续。如果说100年前那还只是一个梦的话,那么我们今天就是活在梦境里了。  林子不好意思的说“或许我的这些话过于专业性,你这美丽的小脑瓜理解起来可能会有一定的难度。千百年来,人类一直遵循着有性繁殖方式,而克隆人却是实验室里的产物,是在人为操纵下制造出来的生命。现在我可以在我的实验室里抛弃上帝,拆离亚当与夏娃。”林子说:“你只要知道一件事就行了,我有办法帮你实现这个梦想。不过我不敢保证能还你个尽善尽美的冲,但是我们可以试一试。你知道就是在今天克隆人仍然是当局明令禁止的。你再考虑考虑,想好了打这个电话给我”。他把一张名片递给我,告辞走了。我看着那个号码,心里一个角落莫名的悸动了一下。  我脑海里一直回味着林的话语“克隆人与被克隆人之间的关系也有悖于传统的由血缘确定亲缘的伦理方式。所有这些,都使得克隆人无法在人类传统伦理道德里找到合适的安身之地。但是,正如中科院院士何祚庥所言:“克隆人出现的伦理问题应该正视,但没有理由因此而反对科技的进步”。人类社会自身的发展告诉我们,科技带动人们的观念更新是历史的进步,而以陈旧的观念来束缚科技发展,则是僵化。历史上输血技术、器官移植等,都曾经带来极大的伦理争论,而当首位试管婴儿于1978年出生时,更是掀起了轩然大波,但现在,人们已经能够正确地对待这一切了。这表明,在科技发展面前不断更新的思想观念并没有给人类带来灾难,相反地,它造福了人类。就克隆技术而言,“治疗性克隆”将会在生产移植器官和攻克疾病等方面获得突破,给生物技术和医学技术带来革命性的变化。比如,当你的女儿需要骨髓移植而没有人能为她提供;当你不幸失去5岁的孩子而无法摆脱痛苦;当你想养育自己的孩子又无法生育……也许你就能够体会到克隆的巨大科学价值和现实意义。治疗性克隆的研究和完整克隆人的实验之间是相辅相成、互为促进的,治疗性克隆所指向的终点就是完整克隆人的出现,如果加以正确的利用,它们都可以而且应该为人类社会带来福音。”林子的话无疑的就是我的福音书,那一刻我感觉到林子化身为传递天堂信息的天使,我的冲因此会获得救赎和重生。  我能看到一个完美无缺的冲么?这个身体不是从别人那里强力掠夺来的?,而是根据冲自己的遗传信息复制出来的全新的克隆体。我的冲是无法替代的,冲还能回来吗?或者说回来的还是他吗?这挑战我的神经和承受能力,与其这样日复一日承受思念的煎熬,我宁愿接受这样的挑战。上天会还我一个一式一样的冲吗?我的理智一点点向感情的天平倾斜。无论如何这个诱惑都值得一试。我决定孤注一掷,哪怕自己输的彻彻尾尾。那也不过是与冲再一次失之交臂。而作为一个生命体的人,理论不会死第二次。我毫不犹豫的拨了那个号码,我能提供的只是残留在冲剃须刀里的胡须和一些少得可怜的头发。林子答应试试看,因为这些毛发里能够提供的DNA片段毕竟少的可怜。而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的日子。那让人焦心如焚的等待,但愿我的等待会有美丽的回报。  在此期间,亲戚朋友走马灯似地给我介绍了几个他们眼里的青年才俊,说实话论学历论资历论品貌他们中确实有让我动心的。但是在随后的交往中,他们又一个一个被我否决了。我的身边是空的,虽然我的心也是空的,但那个位置是留给冲的,谁也抢不走。我一直固执的相信冲有一天会回到我身边。而这一天还会远吗?天可怜见,上天一定会厚待于我。夺走一个冲,再还一个冲给我。  数月后的一天,林子打来电话,让我参观一下他的造人工厂,在电话里他笑着说“我现在扮演的就是上帝的角色。你有没有兴趣看看你的冲浴火重生。”我知道只有凤凰可以在自身的火焰中涅槃重生,”可能过程和你想象的不一样,并不是那种天然的临盆过程。”  我去他的实验室,有一套严格的消毒程序,他的助手引领我到一个大的独立的更衣间,脱去全身的衣物,经过水净化和蒸汽消毒以及紫外线消毒,再换上轻便的隔离服,才算能够进入他的实验室的核心部分。隔离服完全符合人体的曲线设计,衬托的我的身躯更加凹凸有致!林子有一阵子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我笑着打了声招呼,林子解嘲地说“我恭候大驾已久了,你让我又兴起了一种男性的本能,当然这种本能是对异性美好身材的天然欣赏,而不纯是肉欲的成分,我一直独身,我一直以为自己只是一个严谨的科学狂人,不过看到你我忽然也想找一个人类的女子建立家庭。”我笑着说“我正好有一个同事也抱着跟你一样的独身主义也许你们两个会来一个异性相吸,从而放弃你们原来的主张。你放心样貌过得去!”几句玩笑冲淡了之前我忐忑的心理。“书归正传,现在你看到的是刻印室,你别小瞧这台圆柱形的机器,这里的关键设备是激光钳,他们可以精确到毫微米操作,也就是用纯物理的手段把碳氢氧氮等原子摆列成人类的DNA。”那一刻我对这位外表不拘的科学怪才会让有了一种敬畏的感觉。  在接下来的的环节对于女人应该不算陌生了,这儿是活化室,是模拟人类的卵子环境来激活DNA,分裂成胚胎细泡,当然是孕育室,一台机器模拟女性的子宫轻轻的蠕动着,有一条粗大的软管连接在模拟子宫上,应该是在输送各种营养物质,子宫呈透明状,我看到一具身材健美的躯体漂浮在营养液中,他像婴儿一般赤身果体着,身上似乎粘着一层透明的滑液,这些营养液的功用和子宫内的羊水类似。有一根管子自他的肚脐处与外界的联通,这大概就是脐带。我手摸抚着那层有机玻璃,那就是我的冲,他好像还在沉睡中,眼睛紧紧闭着。我目不转睛的盯视着他,有一阵子我感觉他好像睁开眼睛向我这边瞧过来。我眼中充盈着泪花。  林子笑道”我看不得人间的生离死别,不过我现在还是要请你离开了,你还要继续耐心的等待几天!”我默默地走出去,我问“林子,我该怎么报答你!”林子笑得那么大声“你可以考虑以身相许!”我用拳头轻轻在他肩头擂了一下“你这叫趁人之危!”林子道“如果我真要趁人之危,就不会在克隆一个冲给你了!”旋又正色道“谢谢你给我一个验证自己技术的机会,如果时机成熟了,我考虑专利申请!也许根本就没有什么上帝,上帝或许就是像我这样的人,在茫茫宇宙中找到地球这样适宜生命生存的星球,然后运用像我的技术把生命的种子播洒下来!现在我有一个冒昧的请求,我想抱抱你这个迷人的小东西。“我大胆的投怀入保,他礼节性的抱了我一下,我翘起脚在他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林子道”这下我可惨喽,我要几天都不能洗脸了,因为我实在舍不得洗掉你给我盖的戳。“  象一个世纪的时间都已经过去了,而他就是在那样一个我未完全准备好的时刻,一个不被料到的时刻突然出现,那挺拔的身姿,英俊的轮廓,甚至连低头沉思的面影都绝无二致,我的心悸悸得痛了一下。我的冲又回来了,那与我的生命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冲又回来了。我能感觉到他的存在,那呼啸而来呼啸而去的电波在我们之间建立起一个美丽的磁场,那在千万人中也不会错认的身影啊!我想我们都受着这个磁场的吸引,不然问什么他恰好在那时慢下脚步,而我也呆呆站在人群中忘记了这是在熙熙攘攘的正午的人流中穿梭。  然后我就看到向我微笑招手的林子;"现在我把你的冲完好无损的还给你了”。他的头部象征性的缠着绷带,接下来我这主角该出场了。我默然良久,然后走过去牵住他的手说;"冲,在正午的大太阳下散步,我的头会晕的,走我们回家”。  他愣然了片刻,表情有些局促,呼吸有了短时的暂停,然后像似焕然大悟的样子;"我在照片里看过你,对呀!我还有个家"。他欣喜的抓着我的手,他的力气好大,我的手都被攥疼了,我没有抽回手,只是任由他握着。被人宠着爱着的感觉真好。在我几近绝望的时候,上天又把冲赐还给我。我该如何向林子表达感激之情?林子会意的向我笑了笑,说“美丽的小东西是你的爱支撑我完成了这个奇迹!” 共 918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预防精囊炎的方式
黑龙江男科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

猜你喜欢

解读3 尘封5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菜谱 家装知识 怎么写小程序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