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汽车

华文三两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5:30:4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这是79年的冬天,这是一个偏僻的乡村,这是新年即将来临的时候,生产队杀了二头年猪准备给全村的人们过年,到了李华领取,按照他家的人口分得是,1斤2两 。   李华高兴的拎着肉往家走,嘴里叨念:“这可好了,弟弟妹妹会有肉吃了,爹妈再不为过这新年而犯愁了,嘿嘿。”   李华是李老汉的长子,他19岁,这个小伙子不管在生产队里是把好手,家里也是一个孝顺的儿子。他中等身材,因乡村偏僻上学的路途遥远,往往要走上四五里路才见到学堂,再加上家庭的困难他早早的就辍学在家帮助爹妈打理着自家农田,年岁再大一点就到了生产队去争公分当了一名社员,所以 街坊邻里都夸他是个孝顺孩子,爹妈又拿他做了顶梁柱。   李老汉家中有四个儿女,李华为长,他的 身下是二个弟弟,小的是一个妹妹,他们每人间隔三岁,小的妹妹今年10岁刚刚上小学,娘,张兰操持着家务,小日子过得也算滋润。   “娘,俺把肉领了回来,咱家分得是,是1斤2两,看它好不好?不是血脖也不是囊囊膪,看这标儿足足有三寸,是三寸厚,娘这回好了,弟弟妹妹解馋,是不娘,给你看。”   张兰说:“华儿,你放好,我正给你弟弟做新衣裳,我就不沾手了,你看放到那里为好,你就放在那里。”   李华说:“好嘞,娘你看今儿是二十一,离三十不剩下几天,我看放那都成,满打满算还有九天不碍事,娘我就放到藏房里去。娘,不行,我看我还是找个小坛子再找点雪放入,这样保鲜,肉就不会风干。”   张兰说:“看你,要是个姑娘多好,这样细心,又这样孝顺,好好,就依你,你看怎好,就怎办,啊,还去队上吗?那活计你干完没有,饿不,那还有半个窝头饿了你垫补垫补。”   李华说;“娘,俺不饿,队长高兴,我们也欢喜,临走的时候我们问过队长还回不回来干活,他高兴着说不用,也就个把个小时,算了,算了,去去,都回家高兴去吧。”   张兰说:“队长真好,就是我们乡村太穷了,看你这大了也没说上个媳妇,等着,过了年娘求你二姨在她村里给你张罗一个,好帮你打理这家务。”   李华说:“娘,俺不要,俺还小,才19岁,那还是虚岁数。不急不急,娘。”   新年很快来临,按照乡土人情,初一到初五是接待亲属,张兰泛起了难,对大儿子李华说:“你看这,这一斤二两肉我,我们怎样过年?走过这初五?还有这除夕,弟弟妹妹知道了我们分得的肉、直嚷嚷,什么时候吃,三十能吃吗?央求我就放一点点给他们……咳,不说了,华儿,你说,我这是怎样个做法?新正大月那肉是一定得给人家上到桌面的啊?你说我怎么办?”   李华说,“娘不怕,有我,管饱让弟弟妹妹过个好年,个个能吃上肉,还有你们二老。”   李老汉高兴的说:“华儿,当真,当真你能办得到?做的好?我和你娘、没有什么,看见你的弟妹咳!这一年了,真是不忍心。说说,你是怎样一个办法啊?讲。”   李华笑道说:“爹,娘,我是这样想,我把分得的肉切成四块,把它煮成八分熟,锅里的肉汤我用它炖白菜,这荤腥就有了,我再和弟弟妹妹讲明,保证有他们的肉吃,是大大的一块块。娘。”   张兰,李老汉惊道:“是真的?”   李华说:“娘,爹,是真的,要是弟妹孝顺我保证你们也能吃到是,大块的肉。”   除夕,做饭换成了李华,除夕的早上,娘做好了饭,孩子们吃饭,她就在灶台忙活起来,不一会瓜子的香味飘满屋内,噼里啪啦的响声是从锅中传出,阵阵响声就是缺少了火药的浓度,要不真是惑了人们的心里,疑是鞭炮再鸣响。   屋里还在吃早饭,大弟弟说:“爹,娘……俺哥他说的可是真话,那肉我们真的能吃到?”   小弟接言说:“娘,看俺二哥,馋的,他还不信大哥说的话是真的,哼!就你嘴馋。”   小妹说:“爹,俺不馋,俺想看看肉行吗?就看看。”   李华说:“好,等吃完饭我去拿,那肉得缓缓,不能冻着做,做出是不好吃,给你看啊?妹,哥,向你保证,一定有你肉吃。”   小妹说:“保证有我肉吃,哥,我不要多,就一口 ,一口就行啊?哥。”   李华高兴着说:“中,不但是一口,而且还是大大的一口,小妹,呵呵,小妹,我看你,你这小嘴怎能吞下……你想要的,这一口?啊,妹妹。”    傍晚,李华把缓好的肉拿来放到案板,小妹,还有二个弟弟她、他们嗑着瓜子就站在旁边看着哥哥在那切肉,“哥哥,不是说好了有我肉吃,你你只切了二刀,四块,难不成今夜都吃了不成,那那包饺子的肉那?”   大弟弟说:“小弟你想得美,不是给你吃的,是留着待客的,哼!看看,闻闻你就知足吧,走,我们外面玩去,饭还的等一时,我们走。”   小弟弟应了;“哦”大弟小弟鱼贯走出房门,李华不顾小妹,自己忙活开来。他先是把锅里添了小半锅水把切好的肉放进,再拿起佐料放入,生火煮了起来,肉煮到了八分熟,他把肉捞起放好,再把白菜下到了肉汤里四圈贴上了苞谷面饼子,盖好了盖子,慢慢用小火做熟。   吃晚饭了,肉香的飘散,欲望的等盼,弟弟妹妹围坐一堂高兴的吃着,各个笑着,夸自己的哥哥,他们要比客人早就尝到了肉香。   初一,客人到来,等的就时这餐年饭,看看是什么样的招待,饭桌摆好,上菜了,个是,一道凉菜是娘年前生的绿豆芽,四个是炒菜,他们分别是;白菜炒木耳、烧茄子(是娘在夏天,用去了皮的茄子再粘上白面晾晒的茄子)、酸菜炒粉条、土豆片。端上来的是一个大海碗,碗里面是高出碗口的四块大肉,热气腾腾正溢着肉香。   “啊!”   “啊?!”   “啊……这,好盛情,我从来没见这大块的肉儿待客,真是个好亲属。”这是亲属们的惊言响在他们自己心里。   李华说:“叔叔,婶子,动筷,看看我的手艺,来吃。”   婶子说:“他大娘,看你,把个华儿当姑娘养,不用吃,闻着就知道他的手艺,错不了。这样的好儿子,我说嫂子,你还不快点给他张罗着一门亲事啊?”   张兰笑呵呵说:“他婶子,你就看着办吧,我也这么想可儿子他不急。”叔叔插言道:“华儿,这就是你的不是,你也不小了,是该成个家,好,就让你婶子给你张罗张罗。”   李华说:“叔叔婶子,来吃菜,吃肉,来我给你们挟。”   婶婶说:“不急,来,你也坐下一起吃。”   桌上的几样菜在慢慢的减少,那满满一海碗的肉儿无人动筷,叔叔婶婶嘴里喊着吃饱吃好,离开了饭桌,弟妹们也没有动那碗里的一块肉,初一就这样过去,叔叔婶婶临走还赞夸这哥嫂,这个祥和的初一就这样度过,爹娘,包括弟妹都会心的一笑,耐心的等待等着哥哥的许诺。    初二、初三、初四、初五,客人们在这特大盛情的招待中,没有一人伸筷子去挟起那大大的一块肉放进自己碗里,但在心里是说不出来的感激与感慰,他们做过很多客,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大大一海碗肉端上桌来。   到了初六的早上,娘对李华说:“你看,今儿是初六,走亲属应该是走完,是不你切点肉给弟妹们解馋?”   李华说:“娘,我看,早上就别动了,要吃是晚饭,好吗?要是有个新出彩,不知是什么的客人道来,你看还是等等啊?娘。”   “好好好,就听你的,全依你。”张兰高兴着答道,笑呵呵望着自家丈夫,又说:“看你,老头子,你就没有这过家的心思,华儿,娘,放心,你真要成家立业,准是个过家好手。”  初六的天空不是往日模样,下起了小雪,风儿刮得很硬,偏晌时,李华看到邻里陈强的院里站着一个人,因包裹严实看不清他的年岁,他在哪里踱着步儿,像是在等门开,等这亲属回来。李华仔细看,慌忙跑出房门,来到了那个人跟前说,“是不走了亲戚,这大冷的天,别在这里等,快到我家暖和暖和在等着他们归来。”   老丈说:“这,这样不好吧,我还是回去吧,明儿再来,你忙,你忙,我走了。”   李华说:“别,我,看清您老的年岁,我叫您大叔吧,别介,到我家坐会,兴许他们一会就回来,那里不是坐,来,大叔,到我家去。”   这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丈,善良朴实写满脸膛,他顺从着跟着李华来到了他家,李华大声对着爹娘说:“娘,爹这位老丈是走亲戚,是上陈强家不知因何他们都不在家,爹娘你们跟他拉着家常我去烧热水好给大叔暖暖身子。”   他们的谈话,融融好似旧友,时间在点滴流逝,中午已经走过,老丈站起了身说:“讨扰多时,看他们是,一时半会不会来家,趁着这天还早,俺回去了,谢你们,这身子也不冷了俺得走了,兄弟,弟妹,有时间到俺村家里坐坐。”   李华说:“别,大叔,看正午早过,你也要赶路,哪有空着肚子回家,不嫌弃就在我家吃了便饭再走,是家常饭,爹,娘你赔着大叔说话,我去做饭,大叔,吃了饭再走。”   不多时饭菜已好,摆上桌来,三个炒菜一大海碗蒸肉,香气飘满屋内。爹娘请让着,照顾着,请客人入席首位,爹爹把烫好的酒满杯满盏的倒满,李华则,伸筷子在大海碗里挟起一大块肉放到老丈碗里说:“吃,看看我的手艺,这蒸肉怎样,您老吃。”   吧嗒吧嗒,老丈的眼泪流下,哽咽着,抖者筷子挟起放到了嘴边说:“香,香,吃吃,你们也吃……”吧嗒吧嗒,有一滴滴液体流进了碗里融汇了米饭中。   又一大块肉挟起放到了小妹碗里,“大哥你吃,你吃。”   “大弟、二弟你们每人挟一块吃,来吃,哥给你们挟。”   大弟、二弟说:“爹,娘你二老吃,来,我们给你挟。”   又是一个新年再过,不同的是添上了一位新娘,花烛夜的晚上新郎对新娘说:“你是怎样看上我的,愿意嫁给我的?”    新娘笑嘻嘻答道:“不是俺,是俺爹。”   从此这位新娘就有了更好听而又光荣的名讳:“三两”    共 361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慢性细菌性前列腺炎是什么
昆明治疗癫痫好的专科研究院
昆明治癫痫病的价格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软装搭配 怎样进入有赞微商城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